JBTALKS.CC



查看: 952|回复: 13

[原创] 前世今生系列3:爱侣逍于飞(完结篇)

[复制链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7 05:03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IN0901 于 2017-5-28 02:17 PM 编辑

楔 子:女神们的考验
八百多年前                        广寒宫(仙界)               

【嫦娥!】百花仙子抱着一个刚出世的女婴出现在月球上的广寒宫,探望被玉帝惩罚的女神,她的闺中密友。

【什么风把我们12女神里最漂亮的百花仙子飘来这冷清的广寒宫?】嫦娥边哄睡她怀里的女
婴,边笑着揶揄闺中密友。【你别告诉我,你手里抱着的孩子是你生的?】

【的确是我生的,她-----】

【不会吧?!连向来自视过高的百花仙子也动了凡心?!】嫦娥轻声惊呼。【哪位公子哥这么幸运得到我们百花仙子的心?】

【黑虎。】百花仙子一提到孩子的爹,就突然忧郁起来。

【黑虎?白虎的弟弟?因得不到女娲的赏识,而投靠瑶池圣母的黑虎?】

百花仙子只是点头,不语。

嫦娥若有所思地看着忧郁的百花仙子一眼,道:【干爹知道吗?】嫦娥口里的干爹正是玉帝。

【只是怀疑,没证据。】忧郁地道。

【那你今天来这是-----】

看了嫦娥和她怀里的婴儿一眼,百花仙子突然转移话题,:【嫦娥,你知道吗?吴刚被佛祖贬下凡了,听说是帮忙寻找佛祖突然失讯的人间弟子。】

【我知道,月亮告诉我了。】漫不经心地道。【不过他好像不是去找佛祖的弟子,而是当佛祖新的人间弟子,帮佛祖视察人间的事物,这是月亮告诉我的,不是这样吗?】不解地问。

【吴刚知道你帮他生了个孩子的事吗?】百花仙子没回答嫦娥的问题,却问了个无关紧要的事。

看了百花仙子一眼,嫦娥叹气道:【百花,你今天怎么了?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百花仙子有口难言地看着嫦娥,不知如何开口。

【是不是天庭发生什么事了?】嫦娥猜测道。

【你怎么知道?】百花仙子惊讶地问。【你有千里眼吗?】

【到底天庭发生什么事了?】心急地问。

【不就是魔界派了奸细到我们天庭做卧底,然后-----】百花仙子说到这里,突然住口。

【然后怎样了?天庭有伤亡吗?干爹干娘没事吧?】紧张地问。

【父王母后没事,只是九天妹妹她们-----她们-----】

【她们怎么了?受伤了吗?】

【心痛也算受伤吧?】感伤地问。

【嗄?!她们该不会爱上魔界的奸细吧?!】有感而发地问。

【嫦娥,我真的觉得你变聪明了,月球这里是不是有聪明药什么的----】

【百花你别闹了,赶快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嫦娥对百花仙子不按牌理出牌的幽默感到头疼,不禁翻白眼。

【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向来和我们仙界处得不错的魔界突然派他们的高阶魔法师到我们天界来,说要跟我们钻研法术,看哪一方较强,因此父王就派了我们天界最强的九天妹妹、碧瑶妹妹、雪妹妹和紫霞妹妹来应战,谁知她们还没开始钻研法术,就把自己的心给弄丢了,还为了她们的爱郎偷走了女娲娘娘的天戒,害得女娲娘娘现在灵体不全,失去控制,你也知道女娲娘娘失去控制,等于凡人也处于当机状态,这等于给瑶池圣母机会控制凡人----】

【瑶池圣母为什么要控制凡人?她不是向来跟女娲娘娘感情很好吗?一位负责掌管仙界和人界;另一位则负责魔界和灵界,一直以来都相安无事,怎么突然-----】

【听说向来寡情的瑶池圣母竟然对魔界的王一见钟情,可是魔王却对女娲娘娘情有独钟-----】

【高傲的瑶池圣母不甘心,就把气出到女娲娘娘的身上,是吗?】嫦娥忍不住插口,道:【瑶池圣母一定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挑拨魔王和女娲娘娘,让魔界和仙界不和,对吧?】

【瑶池圣母利用魔戒控制魔王、所有的魔法师和魔女们,她还让他们和灵界的妖精们结合,洗去魔族们的记忆,只保留了妖精们的记忆,目的是要他们成为她的后盾,毕竟妖族比魔族更容易操控----】说到这里,百花仙子突然落泪。【-----就像黑虎----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不输他哥哥白虎,甘心和魔族的高阶魔法师结合,变成魔妖、瑶池圣母麾下四神将之一--------】百花仙子的眼泪越掉越多,还掉到她怀里的女婴身上。

像有所感应似的,百花仙子怀里的女婴突然大哭了起来。

【蔷薇乖,娘呼呼!】百花仙子哽咽地低首哄怀里的女婴。

受到百花仙子女儿的哭声影响,嫦娥的女儿也哭了起来。

【小百合乖,娘秀秀!】嫦娥亲了怀里女婴的脸颊几下。

而这时突然在她们面前出现了一束光影————

【佛祖?!】百花仙子和嫦娥不禁惊呼地看着眼前不该在此出现的众神之首。

只见佛祖怀里抱着三个婴儿,缓缓开口,对着百花仙子,道:【百花仙子,你别以为你偷生小孩的事可以瞒骗本佛,现本佛要你承担你的罪过。】佛祖把怀里的婴儿缓缓放在百花仙子面前,续道:【她们分别是太阳女神、月亮女神和星星女神的女儿,我要你以后负责养育她们,视她们为己出,把她们跟你的女儿教育成可以独当一面的花神,至于玉帝那你就别操心,本佛已经安排好了。】话末,转向嫦娥,道:【嫦娥,你也把你的女儿交给百花仙子抚养,然后立刻离开月球,回到地球去投胎,去承担你的千世情债。】

【是,嫦娥领命。】嫦娥不舍地看了怀里的女儿最后一眼,就把女儿放在百花仙子面前,给她打了一个拜托她的眼色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月球,投胎去。

【百花仙子,本佛要你瞒着众神,嫦娥她们下凡的真正目的,就说是为了帮本佛监视瑶池圣母和魔界的事。】

【是,佛祖。】恭敬地低首道。

【本佛还要你在六百年后在这五位女婴身上种下情花毒,还要故意被发现,然后你就假意下凡去接受处罚,其实本佛是想你下去寻找其他女神们,帮她们恢复前世记忆,暗中帮本佛留意魔界在人界的举动。】

【为什么要她们中情花毒?!】心疼地惊呼。

【到时你就会知道。】说完,就像风似地离去。

百花仙子只能不舍地看着眼前的五位女婴,暗中替她们祈祷————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7 05:45 PM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背叛
一百年后                仙界的百花宫

【你----在干嘛?!】百花仙子震惊地看着向来纯真可爱的水仙花神正在吸取同类的精气,而在她周围则躺着精气耗尽的其他花神们,包括百合、蔷薇、兰花和牡丹。

【师傅,你这不是多问吗?】水仙花神粗鲁地放下刚吸完精气的同类,厌恶地瞪着百花仙子,道:【我会这样还不是你害的?!】

【嗄?!】百花仙子一脸疑虑地看着水仙花神。

【我是喝了你偷偷种植的花才会变成这样的!】水仙花神愤怒地喝道。

【你说你是喝了我放在密室的花才会变成这样?!】百花仙子对水仙花神的话感到很惊讶,因为那花是当年佛祖叫她种植的情花,她正等待机会让百合她们染上情花上的毒,可没想到却被水仙先发现,还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为什么你要隐瞒我亲生父母的事?!为什么?!】水仙双眼通红地瞪着向来尊敬的百花仙子。

【你知道了你父母的事?】百花仙子小心翼翼地问。

【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水仙突然悲痛地关住双耳、紧闭双眼。

【水仙------】百花仙子正想说什么时,玉帝王母突然现身百花宫,身后还跟着其他神仙————

【百花,这是什么回事?】玉帝严厉地质问百花宫的宫主,百花仙子。

【启禀父王,她们都是中了我的情花毒才会这样,我会接受处罚。】百花仙子立刻跪下请罪。

【师傅,这是----啊!】听闻百花仙子替自己顶罪的水仙,原本想开口解释,却被百花仙子先一步击晕。

【百花,你这是----】玉帝不解地瞪着百花仙子看。

【百花,你怎么了?】王母也一脸疑惑地注视百花仙子,道:【你不是一向很疼爱水仙她们的吗?为什么-----】

【父王、母后,你们就别问了,就当是我鬼迷心窍吧!】边说,边使力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精气传给中毒倒下的花神们,包括水仙。

【百花,你这是何苦?!】王母娘娘心酸地看着百花仙子自残,却什么都不能做。

而玉帝也只是素着一张脸看着百花仙子的作为。

【这是我的-----报应-----没什么----只是----希望父王母后-----可以隐瞒----花神们今天的事----我不想她们-----难过-----】百花仙子虚弱地道。

玉帝和王母娘娘互看一眼后,玉帝果断地像身后其他的神仙们道,【百花仙子因爱上凡人而被贬下凡,经历千世情切。】

【百花----领命。】百花一说完,就虚弱地倒下————
                                               *                      *                         *
六百年后                兴隆镇(人界)

【百合,你真的肯定师傅会在这里转世?】兰花花神怀疑地问。

【应该没错,我是偷下地府,趁判官不备,偷看他转世书的。】边答边四处张望,后兴奋地道:【想不到人界有这么多有趣的玩意,不怪得八仙他们这么爱下凡!】边说边拿起身前的姻脂水粉,仔细地观赏。

相较与百合花神,兰花花神显得很惊慌,道:【什么?!你竟然偷下地府,你难道不怕----】

【十兄弟回来了!】

这时有一帮群众突然大声欢呼,打断了兰花花神的话。

【什么十兄弟?】百合边观赏姻脂水粉,边问。

【你们是从外地来的吧?十兄弟当年可是我们兴隆镇的大恩人!】卖姻脂水粉的老板一脸兴奋地道。【当年十兄弟不止帮我们造桥,还医好在瘟疫中受苦的人,他们可是我们兴隆镇的救世主啊!】

【救世主?】兰花花神若有所思地重复卖姻脂水粉老板的话,双眼还不经意地四处张望,突然她的视线接触到不该在此处出现的————

【三仙女、四仙女?!】忍不住惊呼。

突然听到不该在此听到的称谓,三仙女杨净和四仙女杨雯,心虚地往身后瞧————

【百合,兰花,你们怎么也在这?】心虚地笑问。

【那你们又在这里干嘛?】兰花边问,边打量两位仙女和刚才卖姻脂水粉老板所提到的十兄弟———

【大力三?!你怎么也在这?该不会跟踪我吧?】兰花不悦地道。

【谁要跟踪你啊,弱鸡?】大力三嫌弃地道。

【你说谁弱鸡,蛮牛?】兰花被激怒了。

【谁回应,谁就是噢!】故意大声笑道。

【你这蛮牛-----】兰花正想对大力三展开攻击时,被百合的一句话惊呆了———

【飞天五,你干嘛又吃我豆腐?!】百合羞愧地推开突然出现,又吻了她的飞天五。

【因为你的“豆腐“很和我的胃啊,小心肝!】飞天五笑着向百合抛媚眼。

飞天五这动作吓呆了他的一班兄弟,愣住地看着他们小俩口在耍花枪。

【谁是你的小心肝,讨厌!】百合心花怒放地笑道。

第一次看到百合撒娇的兰花、三仙女和四仙女同样吓呆地瞪着他们小俩口。

这时候,有把叫喊声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开了———

【救命啊,我娘亲发疯了!】一个年约六岁大的小男孩慌忙地边跑边喊:【我娘亲“吃了”我爹爹,还想“吃”我,救命啊!】

飞天五利用会飞的异能,一口气飞到小男孩身前,紧张地问:【十一,你说什么?娘亲吃爹爹?!】一下子就认出了刚满六岁的人类小弟。

相反于小男孩,也是陈十一,先是懵懂地打量了飞天五一会,才问:【你会飞天,应该是五哥吧?!】

【是的,我-----】

【五哥,你快去救救爹爹吧,他快被娘亲“吃”完了,他-----】

没等陈十一把话说完,突然凭空出现一个似人似妖的怪物,她有着人的脸孔,但她有八只爪,还是白色的,不停伸向一旁的群众,不到一秒的时间,已经抓到八个群众,正想把他们吃下肚————

【放开他们!】飞天五和百合一起飞到怪物的头上,想要营救那些群众,而同时四仙女和阿四正齐力掰开怪物抓住群众的八只白爪,至于其他的十兄弟、三仙女和兰花一起运用自己的异能击败怪物,但怪物一张嘴,就把众仙击倒在地,身上还缠着从怪物嘴里吐出的白丝————

而就在众仙与白丝挣扎时,怪物已一口气吞下那八个群众,也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娘亲,怎么是您?!】正与白丝挣扎的十兄弟在看到怪物的真面目后,不禁震惊。

【难道刚才十一说的是真的?娘亲您真的把爹爹----】十兄弟之首的千里眼不敢置信地盯住眼前看似熟悉,但却陌生的娘亲———纪巧儿。

【要怪就怪你们的爹爹吧,是他逼我的!】纪巧儿愤怒地道。【我不杀他,就会被他杀掉,他该死的竟然是女娲派在我身旁的卧底,准备趁我虚弱时杀掉我!】悲愤地道,眼角还有可疑的泪水。

【不可能,爹爹不会这么做-----】十兄弟一致否决纪巧儿的话,不相信很爱娘亲的爹爹会做出伤害娘亲的事。

【是我亲眼所见!】纪巧儿激动地吼道,还把自己的脖子秀给十兄弟看,:【你们看,这就是陈大虾在我熟睡时紧掐住我脖子的痕迹!】一想到自己差点死到自己最爱的人手中,纪巧儿就汗颜。

【怎么可能?!】十兄弟看到纪巧儿脖子上的痕迹,也很惊讶。

【娘亲------你误会爹爹了----】躲在角落的十一突然探出头来,哽咽地道:【爹爹只是想把紧缠在你脖子上的黑丝弄掉,你的脸色被那些黑丝弄得越来越苍白,爹爹怕你会---哇!】陈十一看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纪巧儿时,忍不住害怕地哭了出来。【对不起娘亲----你不要再过来了----早知道我----不该发现那些黑丝----告诉爹爹-----都是黑蜘蛛姨姨的错----】

【十一,你说什么?!】纪巧儿突然神情一绷,也不管会吓到小儿子,紧抓住陈十一的肩膀,问:【你什么时候见过黑蜘蛛?!】

【-----就在刚才---我想上茅厕时----有个姨姨突然出现----说是娘亲的妹妹----叫做黑蜘蛛----她说娘亲----被恶魔看中----要你的命----只有爹爹能救你-----所以我----】

【好了,十一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下吧!】纪巧儿飞快地点了陈十一的昏睡穴,让他进入睡眠状态,后快速地抽走还紧缠在十兄弟他们身上的白丝,用心灵感应吩咐道:【你们快带十一离开这里,去梅龙镇找白蛇,请她帮十一清除刚才的记忆,说这是她欠白蜘蛛的债。】

【知道了,娘亲!】听到了娘亲的心灵托付,十兄弟一刻也不敢停留地往娘亲所说的地方前去。

而在确定十兄弟他们走远后,纪巧儿才抽走百合她们身上的白丝,温婉地道:【抱歉,希望刚刚没伤到尊贵的你们,希望你们帮我一起对付黑蜘蛛,那我就----】

【这样不好吧,二姨!】突然凭空出现一位全身被黑披风包裹的瘦弱女子,而兴隆镇街道突然转换成一个黑漆漆的山洞,只靠微少的煤灯照亮着。

【红娘?!你怎么在这?】百合花神她们认出穿黑披风的女子是她们的好友,不禁有点惊讶。

红娘没搭理百合花神她们,只是冷笑地看着纪巧儿,道:【看来瑶池圣母没骗我,你真的爱上了陈大虾,佛祖的二儿子,呵!】

【我没想到背叛我的竟然是你!】纪巧儿又发飙了,她又变回有八只白爪的怪物,正确来说是白蜘蛛!

【你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们太不顾虑我的感受了!】红娘拿掉身上的黑披风,露出背后的八只红爪,双眼通红地道:【为什么你们个个一谈起恋爱就忘了我,你们不是说过要永远跟我一起玩,不会丢下我吗?可是为什么你们的爱人一出现,就把我丢下?为什么?!】红娘生气地用身后的的八爪击破一旁的大树。

【你不要告诉我,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出卖我?!】不敢置信地问。

【其实也不能说我出卖你,我是怕你会犯错,才会用这种方法来救你----】

【你少来,你根本是见不得我们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你只能是别人的备胎---】纪巧儿气到口不择言。

【碰!】红娘又击破一棵大树,双眼通红地瞪着纪巧儿,道:【你明知道那两个字是我的禁忌,为什么还要提起?!】突然口里吐出巨大的火焰,把周围的树木烧得灰烬。【这是你逼我的!】红娘边说,边吹起口哨。

随着红娘的口哨,从她身后走出几十个和她穿着一样的黑披风的魔妖,有几人还挟制着刚离开的十兄弟————

【娘亲,对不起,我们没来得及逃-----】十兄弟异口同声地对纪巧儿致歉,而同时十兄弟的老大,千里眼用腹语对纪巧儿,说:【娘亲,你放心,刚才我趁混乱时叫阿九把阿十和十一吹到梅龙镇,阿十会尽力保护十一的。】

纪巧儿不动声色地瞪着红娘,问:【你连我的儿子们都不放过,你还当我是你二姨吗?】

【二姨?我连母亲都可以杀害,还会在意什么鬼屁二姨吗?!】红娘的双眼越来越通红,全身像是浴身在火焰里似的。

【什么?你把红蜘蛛给杀了?】纪巧儿不禁惊讶地道。

【谁叫她要破坏我的姻缘?!我得不到的,也不会让其他人得到!】红娘突然看向一旁还处在惊讶中的百合花神她们,后再看向十兄弟,突然阴寒地笑道:【呵,就让你的儿子们了解杀害自己心爱之人的心情吧----】边说,边向十兄弟们施咒————

【红娘,你这是----啊!】正当纪巧儿还在疑惑红娘的话时,突然看到老大千里眼双眼空洞地向一旁的三仙女展开攻击————

【噗!】三仙女突然被打飞到一旁,口吐鲜血,不敢置信地看着突然攻击自己的千里眼,道:【为什么你要---杀我?】

【-----】千里眼像是没听到三仙女的话,想要继续展开攻击,但被人阻止了————

纪巧儿出手定住千里眼,还在他周围竖起保护网。

【二姨,你这样是没用的,你别忘了你有几个儿子,哈哈!】说时迟,那时快,阿四突然向不知何时已在三仙女身旁的四仙女展开攻击,把她打飞到另一旁,同时大力三也向兰花花神展开攻击————

看着自己的姐妹受到攻击,百合花神想要救她们时,突然有波攻击从她身后击来,把她打倒在地————

在她失去知觉时,她看到有个张着翅膀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7 06:57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IN0901 于 2017-5-28 11:34 AM 编辑

第二章:魔王重现?!
一百年后                人界的飞扬机舱里

【不要!】暂时住在石安娜体内的卢瑞希突然从梦里惊醒,一脸冷汗。

【阿姨,你没事吧?】左兼豪生疏地问。

【------】卢瑞希还在惊吓中。

【瑞希,你没事吧?】金秀伊也被卢瑞希突然的尖叫吓到,担忧地查问她的情况。

【我----啊!】卢瑞希被身旁金秀伊有点大的声音惊醒了,原想说自己没事,但突然感觉有人在附近控制她暂时居住的身体,也是她母亲的身体————【瑞希,怎么了?】金秀伊立刻进入备战状态。

【好像有人在控制我的身体----啊!】突然有股重力把卢瑞希的灵魂撞出她母亲石安娜的身体————

同时间,整架飞机突然停下来,使飞机舱陷入一片混乱。

【飞机怎么不动了?】

【乱流吗?】

乘客们紧张地四处张望,议论纷纷。

一旁的空服员们则临危不乱地安抚乘客们。

与此同时,客务长因无法用无线电联络机长室,欲前往机长室去查看究竟飞机出了什么事。

同时间,石安娜突然张开眼,双眼无神地注视着客务长,后便跟着她移动。

【瑞希,你要去哪?】不知道卢瑞希已经离开石安娜身体的金秀伊见到石安娜突然起身,也疑惑地跟着移动。

一旁的左兼豪和小琪也不解地跟上前。

正当卢瑞希也想跟上前时,突然有个影子挡在她前面————

【你-----看得到我?】卢瑞希惊讶地问。

【你是卢瑞希吗?】机械性地问。

【是----啊!】卢瑞希在回答时,突然被吸进影子不知何时拿出来的葫芦里。

紧跟着,那个影子跟来时一样,不动色地离开。

而看着这一切的左以甄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们离开,若有所思。

【阿姨,你不救瑞希阿姨吗?】因为特殊体质的关系,可以看到任何灵魂的小香,不解地问。

【你看到刚才的事?】左以甄讶异地问。

小香轻轻地点头,不解地直视左以甄。

【你到底是什么人?】左以甄边问,边把手放在小香的头顶上————

【啊----你竟然是-----怎么可能?不可能!】左以甄在探查完小香的底后,不敢置信地惊呼。

【阿姨,你怎么了?】小香还是用不解的眼神看着左以甄,外加担心。

意识到小香担心的眼神,左以甄的心一揪,慌忙地道:【我们还是跟上去看看吧!】说完,就带头往刚才金秀伊他们前去的方向。

而小香也带着疑惑的心情跟上去。
                                                 *                      *                         *
另一边厢                飞扬机长室(人界)

【VINCENT哥,好像所有的仪器都不能使用!】副机长在突然间变黑暗的机长室里惊慌地道。

【VINCENT哥, 无线电也没电!】二级飞行员也紧张地道。

【大家先别慌,EMMA 你先去跟DONNA报告我们现在的情况,叫她尽量安抚乘客们,我们----】

被唤作VINCENT的机长的话未说完,突然有个人影被丢进来机长室————

【DONNA姐!】EMMA 受惊地上前去察看突然被丢进来的浑身是血的人影,却发现是一直很照顾她的客务长,忍不住激动地上前查看她的伤势。

【救我----我不想死----】说话的同时用沾血的手触碰EMMA———

【啊!】EMMA突然吐血,身体发软地倒地,一脸痛苦。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想死。】反而是刚才像受重伤的DONNA现在像没事人似的,一脸抱歉地边说边向门口后退———【嗄----VINCENT你---我不能呼吸----】

不懂何时靠近的VINCENT, 一把掐住DONNA的脖子,隐忍怒气地问:【是谁叫你这么做的?】

【我----不知道----她----】

【啊!】突然转来副机长的惊呼声,后看到他像刚才EMMA似的,痛苦地倒地。

而EMMA则不再痛苦,一脸无助地盯住正在痛苦的副机长。

【是谁在搞鬼?给我滚出来!】VINCENT一把击晕DONNA, 还用灵力令EMMA和副机长陷入沉睡。

突然有个空姐出现在机长室门口,一脸纠结地看着VINCENT, 道:【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知道我找你多久了吗?】

VINCENT防备地看着眼前的空姐,再看了她的辩识牌一眼: 【你不是KELLY, 你是谁?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吗?】

【难道你感觉不到我吗?】突然有个人影从那位叫KELLY的空姐体内飘出来,一脸深情地注视着VINCENT, 道:【现在你认得我了吗,我是最爱你的瑶池啊,信!】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叫信,我姓马,名叫天荣。】VINCENT 正是马文彪的二叔。【是你让飞机停止飞翔,还让我的员工变成这样?】双拳紧握,瞪着眼前的瑶池圣母。

【你真的不认得我吗?】边心痛地道,边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向着VINCENT打开锦盒,念着咒语———

突然有个彩色的魂魄向着VINCENT飞去,缓缓地进入他的体内———

正当VINCENT还在适应新的魂魄时,机长室外正闹得乱哄哄的———

【瑞希,你怎么了?刚才为什么攻击客务长?】金秀伊挡在石安娜身前,不解地问。

【-----】石安娜眼色空洞地注视着眼前紧闭着的机长室,像在等待什么似的。

【瑞希,你怎么----】

【秀伊叔叔,她不是妈咪。】左兼豪突然严肃地道。【妈咪已经不在她体内,她是外婆,好像被人操控着。】

【什么?】金秀伊听闻,立刻进入备战状态。

而这时的小琪像被什么吸引似的,一直往机长室前去。

石安娜看到有人靠近机长室,二话不说冲上前去,想要推开小琪,但当她的手一碰到小琪的肩膀时,像触电似的,她被震飞到一旁,口吐黑血,然后她的身影慢慢地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被突发状况吓傻的金秀伊惊讶地问。

而左兼豪则一脸戒备地瞪着小琪,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由于读心术,左兼豪可以读到任何人的心声,除了小琪。

这点他很在意。

【我是小琪啊,不是告诉过你。】小琪也惊讶于石安娜的突然受创和消失。

【可是为什么你-----】

突然机长室的门打开了,从里面飞出来一个人———正确来说是被打飞。

【瑶池圣母?!】金秀伊因曾从白虎那看过瑶池圣母不少的肖像,怀疑地把小琪和左兼豪护在身后,处在备战状态。

而瑶池圣母没理金秀伊他们,只是受伤地看着从机长室走出来的男人,哀伤地问:【为什么不管何时何地你一看到我就想攻击我?难道我就这么惹你嫌?】

【那就要问你对我干了什么事?】原本一头黑发的VINCENT,突变成五颜六色的头发,正愤怒地瞪视瑶池圣母,道:【谁会对毁了自己家族的仇人和颜悦色?!】

【我没毁你的家族,我只是在帮你壮大----】

【我什么时候想要壮大?谁要你鸡婆?!】突然大喊。【我们魔族一向都爱好和平,是谁把我们和她旗下的妖精结合,成为魔妖,洗去属于魔族的记忆,挑拨我们与仙族的良好关系?!】边说,边生气地对瑶池圣母展开攻击,但他的攻击被突然出现在瑶池圣母身前的白色影子挡住了———

【女娲-----】VINCENT突然像冲邪似的盯住那白色影子不动,若有所思。

【我----不是女娲,我只是女娲其中一个影子,幻影。】白色影子负伤地在自己和瑶池圣母身上竖起白色的保护网。

【可是为什么你身上会有女娲的灵力?】VINCENT不解地问。

【女娲下凡前,把自己的灵力分给了我们七个影子,要我们帮忙扰乱魔王的注意力——-】

【扰乱我的注意力?呵,看来她还是恨我———】VINCENT突然无力地苦笑。

【VINCENT,你说什么?!】被晾在一旁很久的金秀伊突然惊讶地开口。【VINCENT,你该不会在告诉我,你就是我们找了很久的魔王?】

【秀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瞒你,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自己的前身是魔王。】是刚才瑶池圣母把从左以康身上得来的慾魄投射到他身体里时,击醒了他前世的记忆。

【那彪知道你是魔王吗?】

【都说了我是----】有点发怒。

【秀伊叔叔,你画错重点了。】左兼豪严肃地道。

【嗄?】金秀伊不解地看着一脸小老头的左兼豪,而后者则满腹心事地盯住小琪,道:【你不觉得小琪和VINCENT叔叔有点相似吗?】

左兼豪的话令到众人一惊,纷纷把目光来回看着小琪和VINCENT。

而小琪则心事重重地走到VINCENT面前,小心翼翼地问:【叔叔,你认识萧君吗?】

【我-----啊!】VINCENT正想回答小琪的回答时,突然有个人影向他展开攻击,而他也飞快地抱着小琪躲到一旁,这才看清对他展开攻击的人影的真面目———

【以甄,你为什么会在这?为什么攻击我?】VINCENT不解地看着眼前的故人。

【十年前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该不会忘记了吧,混蛋?】左以甄愤怒地瞪着VINCENT。

【嗄,对不起,我一时认错人了,因为你们的体质太像了。】VINCENT抱歉地道,不敢看向左以甄燃火的双眼。

【伤害都造成了,还说对不起有用嘛!】左以甄发飙地向各处展开攻击,顿时间把整架飞机变成一片火海———

【以甄,你恨的是我,不要把怒气发泄到其他人身上,这机上还有很多无辜的乘客,他们----】

【你以为我像你这么无情吗?】左以甄冷笑地瞪着VINCENT,道:【我已经拜托小香把其他乘客和空服员们移动到安全地方,我的目标只有你,马天荣!】说着,再对VINCENT展开攻击,但这次被人阻挡了———

【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魔王!】说着,瑶池圣母隔着幻影帮她竖起的保护网,对左以甄展开攻击,但又有人出来阻挡———

【王,你这是干嘛?为什么要护着她?你和她是什么关系?】瑶池圣母的妒忌心又起,怨恨地瞪着左以甄。

【我才不想和禽兽有关系!】

【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妹!】

对于左以甄和VINCENT的回答,所有人都吓呆了,包括瑶池圣母。

【十年前你对我做了那种事后,你就不是我哥了!】左以甄生气地道。

【我都说了我一时认错人,又不是故意的,你何必在意?】

【怎么能不在意,你的认错人,让我失去了爱人,还失去了贞操,我-----】

【失去贞操?你这话什么意思?】VINCENT激动地上前按住左以甄的肩膀,问:【难道那混小子一时生气强奸你?】

【你少诬赖思南,他才不是那种人!】生气地摔掉VINCENT的手,轻声道:【如果那晚和我一起的人是他就好了----】

【不是思南是谁?】愤怒地质问。

先用眼角看了金秀伊一眼后,才无奈地道:【关你什么事?】

眼尖的VINCENT注意到了左以甄的眼神曾在金秀伊身上逗留过,就二话不说给了金秀伊一记重拳。

【啊,VINCENT,你怎么突然打我?】被打醒的金秀伊不解地看着VINCENT。

【你十年前是不是跟以甄上过床?】露骨地问。

【嗄---这-----我-----】像被人抓住了小辫子似的,金秀伊羞愧地低下头去。

【都说不用你来管我的事,禽兽!】左以甄又想对VINCENT出手,但被VINCENT挡下了,还定住了她的行动。

【都说了我是因为喝多了酒,一时把你当作我的女朋友才会吻你,而且我只是吻了你脸颊而已,你有必要一见我就喊我禽兽吗?】伤脑筋地叹道。

【哼!】左以甄把视线看向别处,用无声来抗议VINCENT止住了她的行动。

看了VINCENT和左以甄好一会儿,瑶池圣母才道:【我没想到你们竟然是兄妹,那你跟龙族也脱不了关系,难道你也是龙人?】

【我和以甄是同母异父的兄妹,不过我的确是龙人,而我存在的意义跟其他龙人一样,就是要消灭你瑶池圣母。】怨恨地道。

【哈哈,消灭我,你认为可能吗?】带着哀伤的笑,瑶池圣母和幻影像来时一样,神秘地消失了。

而VINCENT也不浪费时间,拉着金秀伊往机长室前去,道:【先帮我把飞机降落好,我再和你算账。】

金秀伊任命地照着VINCENT的话去做,而小琪原本想问VINCENT刚才的话,却被VINCENT抢先一步开口,:【有什么话等飞机安全降落了再说,先帮我把他们扶出去,以甄帮忙。】指着地上躺着的下属说着,还隔空打开了左以甄的穴道。

而左以甄也懂事地照着VINCENT的话去做,不多言。

而刚才把其他乘客和空服员隐形化的小香也把他们变回原样,还删掉他们刚才的记忆,让他们昏睡一会儿。

飞机上的闹剧就在大家各怀心思地情况下落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7 07:27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IN0901 于 2017-5-28 11:36 AM 编辑

第三章:母爱的伟大
美国的《心心酒吧》(人界与魔界的交界处)

瑶池圣母带着哀伤的心情踏进她开的酒吧,后面紧跟着幻影。

【老板娘,你终于回来了!】一位秃头、大约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一看到已伪装成凡人的瑶池圣母便抱怨地边扶住她的腰,边说:【老板娘,你不是说我是老主顾吗?怎么我要先赊账也不行?】说着,他的手从瑶池圣母腰摸到臂部去,还轻轻捏了一下。

【老陈,如果我让你赊账的事让其他人知道,那他们不会也照样要赊账,那我这酒吧还能营业吗?】瑶池圣母没拍掉他轻薄的手,反而挑衅地在他的胸口画圈圈,媚笑地道。

【喔,那好吧,我就不赊账,可是老板娘你今晚可要陪我,你已经很久没陪我了。】说着,他的手已拿起瑶池圣母的脚,正在抚摸她大腿,露出一脸淫笑。

【那有什么问题。】说着,瑶池圣母轻轻地向着他的脸吹气,不到一会,他就陷入自己的幻想中,慢慢地在众目癸癸下宽衣,还跳起舞来。

【哇!】众人带着看好戏的心情看着老陈的“脱衣舞”。

而瑶池圣母则厌烦地走进位在楼上的办公室,还不忘吩咐幻影,:【帮我叫绿影回来,还有叫你女儿把小梦的灵魂带过来。】

【是的,圣母。】
                                                     *                      *                         *
三个小时后                《心心酒吧》的办公室(人界)

【啊----哎----绿影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壮,弄得我好舒服哦----】此时的瑶池圣母正披头散发地躺在办公桌上,双脚紧紧地圈住身前男子的腰,下身是完全光溜。

【只要圣母你满意就好。】绿影同样下身光溜,正不停地向前冲击,面无表情地道。

【叫我KELLY, 毕竟我现在的身份是卫凯丽。】瑶池圣母突然转身,妩媚地要求:【试试“后攻”吧!】

【是的,KELLY。】绿影还是一样面无表情地照做。

而这时幻影已带着马汶欣来到办公室外,而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里面的状况外面的人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因此幻影不敢打扰,只是低着头默默地站在办公室外等待。

相反的马汶欣则大刺刺地盯着里面看,还口干浮躁,不停抿嘴。

把这看在眼里的瑶池圣母(现名叫KELLY),暗笑地缓缓退出绿影的身体,紧靠着他耳边说,:【看来那边的小妹妹对你很有兴趣,尽量满足她,让她成为有魅力的女人吧,亲爱的!】

说完,给了绿影一个浅吻。

【是的,KELLY。】绿影接到命令后,二话不说循间移动来到马汶欣身前,一把抱起她,就往办公室里边的小房间前去。

【绿影,你----】幻影正想追上前去,但被阻止了———

【幻影,你是该放手了,汶欣是时候长大了。】语出双关地道。

【圣母的意思是-----】幻影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KELLY边穿裤子,边道:【刚才绿影告诉我艾美和陈欣怡带着艾伟享前往美国,而天使之泪正
在艾伟享手里,我要你去把艾伟享带回来。】

【但是曹雅莉之前已经解开艾伟享的封印,现在的他已不受我们控制,我怕----】

【这都是你的失误,为何让曹雅莉有机会混进来?】生气地打了幻影一拳。

【曹雅莉当时隐藏了灵力,寄身在一个普通的凡人身上,我一时没把她认出来,对不起。】幻影负伤地道。
KELLY瞪着幻影好一会,才对着办公室里头的马汶欣道:【汶欣,把卢瑞希的灵魂交给我。】

紧跟着,从里头飞出一个葫芦,KELLY准确地接住它,还二话不说地打开葫芦———

卢瑞希缓缓地张开眼,看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

【你们是谁?是你们抓我来的吗?这里是哪里?】卢瑞希不安地连声发问。

【小梦,你不记得我了吗?】KELLY假笑地问。

【你是-----瑶池圣母?】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这么称呼她,就是令她又敬又怕又恨的瑶池圣母———

【哈哈,看来不管我换了哪种面孔,小梦你还是能认得我,不愧是我最得力的助手。】感概地道。

【我再也不会帮你做事,你放了我吧!】坚决地道。

【难道你就不怕你儿子有危险?】抛出诱饵。

【你抓了兼豪?】愤怒地紧握拳头。

【我只能说他现在在我的监控下,我随时都能要了他的命。】打马虎眼地道。

【你----想我怎么做?】为了儿子的安全,卢瑞希还是咬牙屈服了。

【看来母爱真的很伟大,哈哈!】说着话,眼角还看向幻影。【我要你到美国把艾伟享和他身上的天使之泪带回来。】

【可是伟享是丝薇的儿子,我不能-----】之前纪雪阳用天使之泪之力帮她恢复了以前的记忆,让她知道了自己的另一面———

【艾伟享和你儿子,二择一。】

【---可是我现在只是灵魂,我怕----】

【你放心,幻影会用最短时间带你到你的肉身那去。】向幻影打了个眼色,而后者领命地点头。

【那---好吧,我会尽力。】无奈地道。

【那就下去吧!】

【是的,圣母。】幻影带着卢瑞希,循间移动离开心心酒吧。

而这时绿影拥住马汶欣从办公室里头出来,后者是红着脸走出来。

【怎样汶欣,变成女人,开心吗?】揶揄地笑问。

【---开心。】羞愧地躲进绿影的怀里。

【哈哈,开心就好!】KELLY转向绿影,道:【你带着汶欣去找回她的肉身,然后我要你们让全世界的死人复活,然后带来这里,我要组个复活军团,专对付魔王的龙族。】怀恨地道。

【是的,KELLY。】绿影听命地带着马汶欣离开。

看着他们的背影,KELLY阴笑道,:【魔王,我要你后悔跟我作对,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7 08:51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IN0901 于 2017-5-28 11:41 AM 编辑

第四章:卢瑞希的身世之谜
一天后        美国某家医院(人界)

【你的肉身在这,快点进去吧!】在某间加护病房了,幻影不耐烦地指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子对卢瑞希说。

相反的卢瑞希缓缓的来到自己的肉身前,头也不回地问,:【当瑶池圣母的傀儡,开心吗,幻影姐姐?】

【你----怎么会这样叫我?】幻影记得只有百合花神她们会这样叫她———【难道你恢复前世的记忆?】

【我根本没有前世,我已经活了一百年,我不是真正的卢瑞希,我只是借住在卢瑞希身上的百合。】语出惊人地道。

【什么?】幻影惊讶地张大嘴,不敢置信刚才听到的真相。【那真正的卢瑞希呢?】

【真正的卢瑞希在十年前那场大火里被烧死了,而我为了混进瑶池圣母的势力范围,故意化成卢瑞希的灵魂,你也知道我的能力是可以任意借用任何人的肉身和化成他们的灵魂,而没人察觉。】

【为什么选择卢瑞希?】不解地问。

【因为我在她身上感应到龙族的气息,感觉她应该跟龙人有关系,但在她被烧死的现场,我发现瑶池圣母的手下在附近监视她,我觉得事有蹊跷,就先定住他们,然后再把卢瑞希的灵魂和我的灵魂交换,再把她送走,然后我隔空打开他们的穴道,可能他们的能力没这么强,没发现到自己曾被定住,他们等到----】

【你是怎么送走卢瑞希真正灵魂的?】忍不住插嘴,一针见血地问:【圣母的手下每20年都会换一具新身体,你是怎么认得他们是圣母的手下?难道当时不是你一个人在场?】幻影突然想到一个可疑的人。

【呵呵,幻影姐姐还是一样细腻,你猜的没错,当场的确还有一个人跟我在一起,是她告诉我他们是瑶池圣母的手下。】

【她不会是白蜘蛛吧?】

【她应该比较喜欢你叫她纪巧儿吧,对吧婆婆?】百合突然向病房外喊道。

正当幻影还在惊讶时,有个身影穿过病房门进来了———

【谁是你婆婆?】纪巧儿不屑地瞪了百合一眼后,再看向幻影,笑说:【幻影,好久不见。】

【你怎么会跟百合一起?难道从一百年前你就打算反圣母?】

【不是一百年前,是在那可恨的巫婆把她的手下,白蜘蛛和我合体后,我就盘算着有天要杀死她!】咬牙切齿地道。

【可是白蜘蛛和你合体后,圣母不是有洗掉你的记忆吗?】

【这要感谢我父王及时把我带走。】提到最尊敬的父亲,纪巧儿不禁眼角有可疑的水迹。【我花了不少时间才驯服体内的白蜘蛛,让她听从我,这都多亏我父王和母后,然后为了救出其余的魔人,我和父王想了一个计策,以便可以回到瑶池那巫婆身边----】纪巧儿背后的白色八爪因怒气伸出来了。

见状,百合替纪巧儿说完她未竟的话,【纪姐她父王,也是上一任的魔王,决定要牺牲自己,让纪姐可以重返魔界,救出其余的魔人,而取他性命的必须是纪姐体内的白蜘蛛,因此他趁纪姐还在犹豫时,一手拿起纪姐的手,暗中使力在纪姐手上,往自己的头上砸下----】

【不!】纪巧儿听着百合讲起过往时,就好像再次看到自己父亲死在自己面前,双手护头地蹲下,背后的白爪也因低落而收起了。

【然后她再以白蜘蛛的身份提着上任魔王的尸身回到魔界,得到圣母的信任,把她当作心腹,当魔界的第二把交椅。】幻影顺着说下去。【所以后来四神将的叛逆也是你的杰作?】

【是的,当初堂兄选择以魂飞魄散的方式去寻找不知去向的女娲前,把他无意间拾到瑶池的魔戒交给我,告诫我可以以此威胁瑶池,我就在魔戒上施咒,要接触此魔戒的人神妖魔鬼怪都会忆起自己被忘掉的记忆,再找机会让四神将发现此魔戒,然后他们---】突然停住不说。

【然后他们为了逼出体内的妖精,不停地自残----】幻影帮纪巧儿说下去。

【别说了,这不是我的本意!】纪巧儿泪留满面地瞪着幻影,道:【我已经尽量在帮忙压制他们体内的妖精,但----】

【但还不能避免他们情绪一激动就会令到他们体内的妖精醒过来,就像你妹纪巧莉,也是现在的曹雅莉,当初她误会他丈夫和我有梁----】

【你说什么?误会?】百合突然激动地插口。

【我跟龙哥根本是清白的,汶欣不是他的女儿。】幻影咬牙切齿地道。【汶欣的亲生父亲是尚武,龙哥的好朋友,有次和龙哥出海钓鱼,不小心跌下海溺死,龙哥认为这都是他的错,碰巧那时我刚知道自己怀孕了,龙哥说要给我和孩子一个名分,就当他欠尚武的,我原本想拒绝,但我又不想孩子到时被人取笑是没爸爸的孩子,所以答应了龙哥的好意,但是你妹却误会我的孩子是龙哥的,龙哥跟她解释她也不听,还失控地想要杀我,如果不是龙哥出来阻止,我跟汶欣早去找尚武一家团聚了-----】失落地道。

【看来当时你是希望曹雅莉杀了你们吧?】百合猜测地问。

【如果那时我死了,就不会生下汶欣,她也不会有机会被你抓走,再送到瑶池圣母面前,用来威胁我做瑶池圣母的走狗,背叛我的姐妹-----】想到自己这些年为了女儿的安危,不断泄露姐妹的藏身地点给瑶池圣母,幻影就觉得自己很可恨。

【对不起,是我低估了自己的自制力,躲不了瑶池圣母的洗脑,做了她几年的走狗。】百合握拳地道。

【你到底是怎么清醒过来的?】幻影不解地问。

纪巧儿也一脸好奇地看着百合。

【好像是因为我遇到了兼豪后才慢慢对自己做过的事有所觉悟,后来瑶池圣母不知为什么突然恢复我的记忆,我就吸取了卢瑞希的记忆,是最后雪阳用她的天使之链帮我恢复以前的记忆,还连带着帮我恢复以前的灵力,我们也相认了,丝薇也一样。】提到以前的姐妹好友,百合不禁有点感概,有点担心她们现在的壮况。【不知雪阳和丝薇她们现在怎样了?上次帮她们检查到怀孕了,不知有没有好好安胎?】

【放心吧,有会设结界的文彪和攻击力最强的左以泉,雪阳她们目前是安全的。】纪巧儿安慰地道。

【那雪阳和丝薇该不会也是活了一百年?】幻影怀疑地问。

【她们不是,她们是经过轮回转世才会来到人界,只是操控她们转世的是我,所以我----】

【所以你把雪阳和丝薇都放在她们前世母亲身边,要她们感受以前没机会感受到的母爱的拥抱?】幻影突然插口,道:【如果我没猜错,雪阳的父亲纪存希也是你们魔族的一员,他应该是高阶魔法师吧?】

【他是我亲弟,跟我一样,活了几百年,就为了寻找心爱的人。】纪巧儿感伤地道。【33年前,他终于找到让他心动的女神,九天玄女,也是今世的陈欣怡,他们经过很多难关才走在一起,有了念日和雪阳,我弟为了可以跟陈欣怡一起变老,在念日和雪阳小时候他就把他的所有灵力传给他们,还把那些灵力暂时封印起来,直到他们遇到危险时,封印就会立刻打开,救他们一命-----】

【所以当时雪阳被刺中心脏,是她体内的灵力救了她一命?】百合猜测道。

纪巧儿轻点头,续道:【就是这样,当时瑶池圣母才怀疑雪阳的身份,就叫黑狐去调查,为了保护雪阳,我就把黑狐无意间吃到魔王一魄的事告诉瑶池圣母,以扰乱她的目标,可是最后她还是怀疑我。】不满地道。

【是红娘把雪阳的事告诉圣母,还有雪阳的曾奶奶其实是她的奶奶,也是当年的魔后,你的母亲。】幻影道出真相。

【什么?又是红娘!】纪巧儿愤怒地拍桌,努力忍住不露出背后的爪子。

【我还是不明白为何红娘要这么对我们?】百合痛心地想到红娘以前背叛自己的事。

【暂时别提她,我会找机会教训她,百合你还是快进去卢瑞希的身体,我怕瑶池的爪牙会发现到我的气息。】纪巧儿紧张地四处张望。

百合二话不说地进入卢瑞希的身体,不到一会儿,突然紧密双眼十年的卢瑞希张开眼,直直地盯住幻影和纪巧儿看,道:【啊----啊-----】

因昏迷十年,卢瑞希的声带有点沙哑,纪巧儿连忙制止她继续发言,道:【你先慢慢休养,找机会找出六仙女转世的肉身,一定要瞒过瑶池圣母的爪牙,知道吗?】

【唔。】卢瑞希轻声点头应道。

【我和幻影先离开,过一段时间再来看你。】说完,就用循间移动离开。

一直到离医院有五公里的距离,纪巧儿她们才现身。

【现在我们要去哪?你又想我帮你什么?】无奈地道。

【去机场接你儿子吧!】纪巧儿突然语出惊人。

【什么?】幻影吃惊地瞪着纪巧儿。

纪巧儿向她眨一眨眼,笑道:【你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我现在就要去找他。】

【你-----】有点被耍的感觉,然后无奈地跟着纪巧儿的脚步走,往美国机场前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7 09:38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IN0901 于 2017-5-28 11:42 AM 编辑

第五章:金秀伊的身世之谜
一个小时后                美国机场(人界)

【VINCENT,你就帮帮我吧,毕竟刚才我还帮过你稳定飞机。】金秀伊期待地道。

【-----】

【帅叔叔,你到底认不认识萧君?】小琪心急地问。

【我----】

【小妹妹,你的事不急,我的比较急,瑞希她----】

【什么不急?!】小琪突然在机场入境出口处大喊,道:【这可是我等了十年的答案,我一定要搞清楚。】小琪的眼里有可疑的水迹,一脸严肃地盯住VINCENT道。

【小妹妹,你跟萧君是什么关系?】VINCENT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小琪,感觉她和以前的“她”有点相似。

【帅叔叔,你是不是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小琪一脸认真地道。

【嗄---对不起,我---认识萧君,我们以前----】

【是男女朋友?有上过床吗?有结婚吗?】小琪一针见血的问题吓呆了VINCENT和金秀伊,尤其是VINCENT。

【嗄,我们----是有上过床,但是没结婚----】

【所以是你对她始乱终弃?】小琪的声音有点愤怒。

【不是这样的,我们----】

【我哥最爱做的事就是始乱终弃,不知有几位女生被他抛弃。】左以甄突然冷笑地插口。

【左以甄,你在胡说什么?】VINCENT生气地瞪着好久没碰面的妹妹。

而后者只是向他吐舌,后就带着小香往机场出口处走去。

【除了萧君,你还有其他女人?】小琪紧握双拳地问。

【你别听刚才的阿姨乱讲,当时我只有君一个女人,她是我第一个真心爱的人-----】想到初恋,VINCENT不禁有点感触。【我原本想高中毕业后就跟她结婚,但她却突然不告而别,我找了好久都找不到她,小妹妹你知道萧君在哪吗?】

小琪仔细地上下打量VINCENT好一会儿,才道:【她之前抓贼时受伤了,现应该在医院,我们现在去找她对质。】说完,就掉头往出口处走去。

【小妹妹,你是萧君的----】VINCENT连忙追上前去,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我是萧君的女儿。】严肃地道。

【噢,你是君的女儿----】虽然之前有猜测过这个答案,但真正听到答案时,VINCENT还是有点错愕,一脸不知所措地跟着小琪的脚步走。

而金秀伊和左兼豪也跟上前去,但突然有人叫住了金秀伊———

【秀伊啊----】是一把苍老的声音。

【阿嫲,您怎么在这?!】金秀伊看到应该待在台湾的奶奶突然出现在美国,有点惊讶,而她身边还跟着一个中年美妇———【你怎么也来了?】金秀伊冷淡地问。

【哎呀秀伊,你干嘛对你母亲怎么无礼,她知道我想念你,所以----】

【我妈在我懂事前就死了,跟我爸一起死的。】冷淡地道。

【秀伊你-----】

【妈,秀伊说的没错,我是个失败的老婆和母亲,丈夫一过世,就丢下孩子跑掉,要妈您一个老人家辛苦地抚养孩子,我真的不孝。】中年美妇萧可儿淡漠地道。

【你也不想的嘛,毕竟那时你也受了重伤----】金秀伊的奶奶,金林月察觉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住口。

【阿嫲,你这话什么意思?这个女人当时也受伤了?】金秀伊疑惑地来回看着陌生的母亲和最尊敬的奶奶。

【唉,是啊,你妈当时可是差点就要跟你爸一起走了,幸好当时那个英明的女医生及时救了她,不然你妈就----】

【呵,英明的女医生!】VINCENT突然开口,冷眼瞪着萧可儿道:【你到底是敌是友?!】

【VINCENT,你认识我―――母亲?】金秀伊变扭地问。

【我是不清楚你母亲到底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人,还是她体内的影子。】模棱两可地道。

【嗄?!】金秀伊和他奶奶不解地看着VINCENT缓缓靠近萧可儿———

【说,到底怎么回事?】

【哈哈,魔王果然是魔王,一眼就被你看出了。】萧可儿淡笑道,后心疼地看着金秀伊,道:【我只是借了你母亲肉身的影子而已,昨天我们才在机舱里碰过,我真名叫幻影。】

【什么?那我妈----难道----】金秀伊突然感到头痛,有点不想听到幻影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妈当年伤得太重了,但她又放不下你,碰巧当时我正缺个可以寄身的肉身,你妈就答应让我来延续她的生命,条件是要替她保护你,可是当我寄身到她的身体里时才发现----】

【萧可儿不是凡人,而是活了百年的魔女,是听命于你的,我前世的堂妹?】VINCENT突然问一旁老人打扮的金林月,一脸冷笑。

【不会吧,我打扮成这样你也认得我?】金林月不再以苍老的声音发言,用回她原本的声音,道:【虽然你只是拿回一魄,但看来你的记忆已经全部恢复了,久违的堂哥。】边说,边不动声色地把众人带离美国机场,来到卢瑞希待着的医院。

而这时的金林月也变回她原本面目,纪巧儿。

但幻影还是以萧可儿的面目面对大家。

【你是----我-----前世----娘亲----】金秀伊看到纪巧儿的真面目,激动不已。

【看来阿五你也恢复以前的记忆,不过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你根本没有前世,你只是用了别人的身体活了一百年的飞天五。】纪巧儿语出惊人地道。

【什么?我---活了百年?】再次受到冲击,双眼空洞。

【因为不想跟你们断了联系,所以当年你们自尽后----】

【什么自尽?我几时自尽了?为什么?】不解地追问。

【你不是恢复以前的记忆了吗?怎么不记得这段】想不明白地问。

【我只是记得我以前是十兄弟之一的飞天五,至于我怎么死的---我想不起来,你---可以告诉我吗?】突然感到一丝莫名的心痛,一脸哀求地盯住纪巧儿。

【这---都是红娘的诅咒!】纪巧儿悲痛地讲起一百年前的往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7 11:05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IN0901 于 2017-5-28 11:44 AM 编辑

第六章:错杀
一百年前                兴隆镇(人界)

【百合----你怎么了?】飞天五悲痛地扶起已经晕死过去的心上人,道:【是我伤你的吗?为什么我会---做出这种事?为什么?!】飞天五悲伤地怒吼。

【阿五,你别难过,这都是红娘她----阿五,你要干嘛?】纪巧儿原本想安慰飞天五,但他突
然一拳打在自己的天灵盖上———【不!】

纪巧儿无助地看着飞天五、千里眼、阿四和大力三在伤害自己心上人后再自残,心痛不已。

而顺风耳他们双眼空洞地往远处奔去,像是去寻找心上人———

【怎样二姨?看着自己在乎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的感觉如何?】红娘冷笑地问。【现在你应该明白我当时的心情了吧?】

【你怎么下得了手?她们不是你的朋友吗?况且三仙女和四仙女还是你的姨甥----】

【除了安哥,我不在乎任何人的生死!】红娘愤恨地道。【你还有六位儿子还在和死神搏斗,你不去救他们吗?】

纪巧儿只是若有所思地瞪着红娘看,问:【是你煽动瑶池和仙界交战?】

【最了解我的果然是二姨,不过你只是猜对一半。】红娘突然阴笑地看着纪巧儿,还从怀里拿出一个袋子,把袋子里的灵魂粗暴地倒出来———

【大虾?!】纪巧儿激动地看着一脸茫然的灵魂,愤怒地瞪着红娘道:【刚才十一说的黑蜘蛛姨姨就是你,你利用善良的十一,让我亲手杀了我丈夫,为了就是要我感受你当初亲手杀了丁长安的痛苦?】

【你又猜对了一半。】红娘愤怒地一把掐住陈大虾的脖子,道:【同样是佛祖的人间儿子,陈大虾应该是知道安哥的下落,但他却不告诉我,那我只好让他死在心爱的人手里,再让他魂飞魄散!】红娘另一手准备攻击陈大虾———

【不要,我知道丁长安在那里,他就在----】

【巧儿,不要说----我答应过长安不告诉任何人他的下落,我不能失信。】陈大虾虚弱地开口。

【你不能失信于你的同伴,难道可以失信于我吗?你说过要和我白头偕老的,你忘了吗?】纪巧儿悲伤地道。

【对不起,虽然我的人不在,但我的心会永远跟你在一起,我爱你。】说着用尽一口气重伤红娘,再化作一缕思念飘进纪巧儿心里———

【大虾----】纪巧儿悲痛地轻抚自己的心。

【我---会再回来的!】红娘留下愤恨,负伤地离开。

纪巧儿收起悲伤,看了随着爱人死去的四位儿子,突然出手抽取离她最近四位魔妖体内的妖精,把它湮灭,再取走四位儿子的灵魂放进那四位魔人的体内———

【这样你们就不会离开我了。】再洗去他们原本的记忆,让他们吸取魔人的记忆。

而这时原本应该已死去的百合和兰花突然醒过来,茫然地看着四周———

【你是谁?】百合轻轻推开抱着自己的飞天五,一脸茫然地盯住已经失去气息的飞天五,感到有点心酸。

兰花也是如此盯住躺在自己身边的大力三。

【你们---怎么会----】纪巧儿惊讶地看着这脱序的转变————

剩下的魔妖趁纪巧儿迷惑时,想乘机逃跑,但被纪巧儿及时发现———

【啊!】纪巧儿用背后的八爪把剩下的魔妖一一击倒,再用同样的手法湮灭他们体内的妖精———

【公主---是你救了我们吗?】其中一位魔人在她体内的妖精被湮灭后,就恢复了记忆。

【你是可儿吧?】纪巧儿认出站在眼前的魔人就是一直服侍自己的宫女。

【是的,公主,好久不见。】萧可儿恭谨地向纪巧儿行礼,而其他魔人也一致向纪巧儿行礼。

纪巧儿看了萧可儿一眼,再看了百合和兰花一眼,道:【你帮她们找适合的肉身附身,她们不能再以现在的面目活着,不然还会再受到攻击。】

【是的,公主。】

【你们体内的妖精已经湮灭,不能再回到魔界,会引起瑶池的怀疑,你们就待在她们身边保护吧!】

【那瑶池圣母那边公主你想怎么交代?】

【就说你们在我和红娘对峙时不小心被波及,死了。】

【可是瑶池圣母生性多疑,她未必相信。】

【放心吧,我自有办法让她相信。】

这时飞天五他们靠着魔人身体重新活过来了,机械性地对纪巧儿行礼,道:【公主,有什么吩咐吗?】

【帮我去收集九个灵魂。】

【是的,公主。】飞天五他们领命后,就分头去执行任务。

【公主你是想用假灵魂来蒙骗瑶池圣母,但这行吗?】萧可儿担心地问。

【放心吧,你忘了我的异能是可以以假乱真吗?】阴笑道。

【那公主你一切要小心,我会随时待命。】说完就带着百合和兰花,还有其余的魔人一起离开。

待大伙离开后,纪巧儿缓缓地抽取三仙女和四仙女的灵魂,放进一个锦盒里,道:【对不起,要稍微利用一下你们。】

纪巧儿最后也带着算计离开兴隆镇,兴隆镇最后变成一个废墟———
                                                    *                      *                         *
一百年后                美国某间医院(人界)

听完纪巧儿的话后,金秀伊像泄气的球一样,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地。

【阿五,你可能觉得我很残忍,但我只是不想失去你们---】纪巧儿动容地道。

【我只想知道,我现在身体的真正主人该不会被你杀了吧?】低首问。

【真正的金秀伊是可儿跟一位凡人生的,他们全家人在一场意外中丧命。】极力解释。【任何魔女在跟凡人在一起后就会变成普通人,会生老病死,可儿也不例外,但她不想她儿子错过长大的机会,所以她才找上我----】

【所以你就跟她做个交易,你可以保住她儿子的命,但她要把他儿子的身体借给我?】突然瞪着纪巧儿,冷声问:【所以我体内有两个灵魂吧?】

【我只是不想失去你----】

【不怪得我对十岁以前的记忆一点也没有,还时常梦到有一个人叫我把身体还给他,而且他还跟我一起长大,长得一模一样,原来是我霸占了别人的身体,我真可恶!】咬牙切齿地道。

【不是这样的,是我----】纪巧儿心疼地想上前抚摸金秀伊,但被他打掉———

【为什么你变成这样自私?我以你为耻!】愤恨地瞪着纪巧儿道。

【阿五----】

【啪!】一旁的VINCENT看不去,上前给了金秀伊一巴掌,道:【一个母亲保护自己的儿子有什么错?】

金秀伊来回看了VINCENT和纪巧儿一眼后,就幻作一只小鸟离开了。

看着金秀伊刚才站的位置,纪巧儿心痛地道:【你不该打阿五,他没说错,我真的很自私,为了让自己的儿子留在身边,我牺牲了很多人,包括阿五最爱的百合———】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解地问。

看着远处,纪巧儿悲切地道:【看来阿五应该知道了我对百合做的事----】

纪巧儿把提议百合假扮卢瑞希灵魂混进瑶池圣母身边的事告诉VINCEN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7 11:31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IN0901 于 2017-5-28 11:45 AM 编辑

第七章:似远似近的重逢
卢瑞希的病房里(人界)

【叽叽!】突然有只小鸟飞到卢瑞希的床边,把她叫醒。

卢瑞希缓缓睁开紧密的双眼,茫然地看了床边的小鸟一眼———

【叽叽!】那只小鸟飞到卢瑞希的棉被上,用它小小的啄敲了卢瑞希的手背。

感到似曾相识,卢瑞希体内的百合激动地问,:【是你吗,阿五?】

听闻卢瑞希的问话,小鸟只是静静地盯住她看。

【怎么了,又有心事吗?】卢瑞希轻轻地把小鸟放在她手板上,笑道:【可是这次会听动物心声的兰花不在,没人帮我翻译,我要怎么帮你呢?】

【叽叽!】那只小鸟好像嘟嘴了。

【好吧!】卢瑞希笑着亲了小鸟一下。

只是这一亲,把原本幻作小鸟的飞天五换为人形———

金秀伊和卢瑞希像久违的情人似的,在病床上吻得忘我———

不知过了多久,金秀伊先结束这深吻,复杂地盯住卢瑞希问:【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活了百年?】

【----是的。】停顿了一下再回答。

【你这一百年都在为我娘办事吗?让你借用瑞希肉身的也是她吗?】

【是的。】

【那你也是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也记得我们之间的事,只是瞒着我?】心痛地问。

【我是在借用雪阳肉身时才被她随身佩戴的天使之链的灵力触起我以前的记忆,我师傅百花仙子曾给我们几位姐妹吃过续命丸,让我们可以有三次起死回生的机会,只是每次起死回生后我的记忆会慢慢消失,所以我----】

【所以当时在医院时你是记得了我们的事,也记得我?】

【我只是记得我和飞天五的情事,但我不确定你就是我的阿五,毕竟你的容貌已经不同了。】

【那你是什么时候确定我就是飞天五?】

【就在刚刚你幻作小鸟,像以前一样飞到我手心,向我诉苦----】心疼地轻抚金秀伊的脸颊,道:【看来你也发现自己活了百年,是纪姐告诉你的吗?】

【我----没想到我最敬爱的母亲竟然是魔女---啊应该是魔妖,而且她还为了让我可以继续活在这世界,杀害了不少人,包括我这身体的主人----我真的不懂要如何面对她。】

【看来你误会纪姐了,她一直以来都是让你寄身在植物人或是将死之人的身上,没杀害过任何人。】

【是吗?】冷笑地直视远方。

【阿五----】

这时,突然有人打开病房门———

【瑞希!】卢鹏和卢瑞睿激动地冲进病房,但却在看到病房里突然出现一位男生,而燃起警觉心———

【你是谁?在我女儿病房干嘛?】卢鹏突然充满敌意地问。

【你不是秀伊吗?为何在这?左以泉呢?】和金秀伊在台湾有过一面之缘的卢瑞睿也紧张地问。

【我-----】

【爸,妈妈死了。】卢瑞希突然道。

【怎么可能,你妈只是去台湾找朋友----】

【妈要找的人是我,妈是为了救我才会被杀。】

【怎么可能,你明明在这里昏睡-----】

【爸,你知道吗?我们都被妈妈骗了。】卢瑞希突然牛头不对马嘴。【妈妈不是说我是她好友的女儿,因为某种原因我生母不能照顾我,就把我交给她照顾吗?其实这-----】

【瑞希,其实你是你妈亲生的。】感概地道。【其实你出生时,碰巧你舅舅因车祸去世,而你舅舅是为了救-----】

【我妈和当时在肚里的我。】悲痛地道。

【你怎么知道?】

【是妈临死前告诉我的,其实我不是真正的瑞希,我是百合,是个活了几百年的花神,我生母是一直住在月宫的嫦娥,生父是凡人的第一个王,名叫后羿,他还为了可以时常见到我母亲,跟吴刚交换灵魂,甘愿当个砍柴人。】泪眼汪汪的道。【但他不知道吴刚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个狼妖,是瑶池圣母众多手下里最有野心的,在吴刚跟后羿交换灵魂后,吴刚利用后羿的身份,不停在凡间发起战争,把凡间搞到怨声再起,后来后羿为了恢复平静的凡间,毅然跟吴刚同归一尽---】

【够了,别再说了!】卢鹏突然怒吼,紧握双拳道:【是谁告诉你这些的?】

【是以前魔界的大公主,纪巧儿告诉我的,她还说后羿在灰飞烟灭前把自己的灵力传给他最得力爱将,卢鹏----】

【碰!】卢鹏突然击破卢瑞希身旁的花瓶,道:【那魔女又在搞什么花样?!】

【纪姐说要对付瑶池圣母一定要后羿的灵力----】

【我干嘛无端端要去招惹瑶池圣母,又不是----】

【虽然妈是死在织女手里,可是当时的织女是受了瑶池圣母的控制----】

【什么?瑶池那疯婆子竟然敢对我的人出手?】卢鹏的双眼突然冒出火光,咬牙切齿地道:【那就没怪我手下无情!】说完,突然带着卢瑞睿用循间移动离开———

【嗄,瑞希---啊不,应该叫你百合,你这样激怒你父亲不好吧?你真的认为他可以打赢瑶池圣母?】金秀伊(飞天五)担心地问。

【我又不是要他打赢瑶池圣母,我只是要他暂时困住瑶池圣母,好让女娲娘娘可以顺利找回她遗下的半个元神。】语中心长地道。

【吖,女娲娘娘遗失了半个元神?怎么遗失的?】紧张地问。

【这事说来话长,我慢慢讲给你听----】卢瑞希(百合)向金秀伊说起女娲娘娘遗失半个元神的始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8 10:50 A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IN0901 于 2017-5-28 11:47 AM 编辑

第八章:瑶池圣母的弱点?!
《心心酒吧》美国的分店)-人界

【嗯,不错嘛,灰狼你把这基地打理得很辉煌!】瑶池圣母赞赏地笑道。

【还好吧,这都是白骨精和我一起打理的。】灰狼恭敬地道。

【对了,白骨精呢?我不是说全员集合吗?】有些动怒。

【白骨精发现了白蛇和青蛇的下落,正在暗中监视她们,好找机会把她们抓回给圣母您处置。】

【白蛇和青蛇吗?】瑶池圣母若有所思地盯住灰狼打量了一番后才道:【她们现在哪?】

【在香港,她们好像寄身在凡人身上,不知要计划什么?】如实报告。

【灰狼,你还爱着青蛇吧?】瑶池圣母突然问出灰狼一直想要遗忘的事。

【圣母,我----】灰狼突然一脸慌张,不敢直视瑶池圣母。

【别在意,我只是随便问问。】阴笑地道。【你去香港帮白骨精吧,如果白蛇和青蛇不肯跟你们回来,就把她们杀了。】

【嗄?可是圣母您之前不是说要活抓她们,好从她们口中问出魔戒---啊!】灰狼突然被打飞,吐出黑血。

【我在找魔戒的事只有白蜘蛛和当初跟魔戒一起失踪的黑蜘蛛、黑虎、九尾狐与青蛇知情,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是一脸阴笑。

【我----】灰狼不知如何回答。

【是青蛇还是白蜘蛛?】迅速来到灰狼倒下的地方,紧掐住他脖子,严厉地问,【你是不是已经倒戈到白蜘蛛那?】

【我-----是----不会----跟随----间接害死----我哥银狼----的恶魔----】怨恨地瞪着瑶池圣母道。

听闻灰狼的话,瑶池圣母突然大笑,道:【看来你是知道了银狼的事,那我就不能再留你在身边。】说着,吸干灰狼的妖气,再把他打到魂飞湮灭。

【二叔----】王净刚好目睹灰狼魂飞湮灭的一幕,不敢置信地瞪着瑶池圣母,心痛地问:【为什么要杀二叔?他不是一直对你很忠心吗?】

【他已经背叛我了。】简短的解释,没有直视王净。

【不可能,二叔怎么会背叛你?他----】

【这事你别管,好好到巴黎办好你的时装展吧!】

【我怎么能不管,这是第二次你在我面前伤害我在乎的人,为什么我有这么冷血的母亲?!】心痛的怒吼,把周围的物品打碎。

【净儿,我----】瑶池圣母心疼地想上前安抚爱女,但却没行动,只是别过头,装冷酷道:【如果你不想我再伤害你孩子,就带着他到巴黎去吧!】

王净瞪着瑶池圣母的后脑,道:【我以后不想再看到你!】

说完就带着心碎的心离开基地。

王净一离开,瑶池圣母才转过头来,黯然地注视王净曾待过的地方很久很久———

【绿影,现身吧!】不知过了多久,瑶池圣母突然开口。

听闻瑶池圣母的吩咐,绿影才和已经回到自己躯体的马汶欣一起现身。

【圣母,你吩咐我们让全世界的死人复活,我们已经做到,他们现在外面待命,你要接见他们吗?】绿影恭敬地道。

【他们当中有龙人吗?】

听闻这话,马汶欣有丝慌乱。

注意到的绿影,边握住她的手安抚,边对瑶池圣母道:【有1位。】

【把他带进来就好,其余的就暂时安置在贵宾室吧!】

【是的。】听完瑶池圣母的吩咐,正转身想出去把龙族的后代带进来时,瑶池圣母突然说道:【就让汶欣把人带进来吧,绿影你去安置其他的活死人。】

【是的,圣母。】向马汶欣打个安心的眼色后,就领命去。

而马汶欣也认命地把和自己一样的龙人带进来。

瑶池圣母打量了那个龙人一会儿,觉得他似曾相似,便问:【你叫什么名字?】

【-----】龙人一语不发地站在原地。

【圣母,他是我操控的,只听我一人的话。】恭敬地对瑶池圣母道,后再对龙人发问:【圣母也是你的主人之一,你要回答她的问题,知道吗?】

【知道了,主人,我叫左以康。】机械性地回答。

【左以康?那个被黑狐吃掉灵魂、白狐吃掉心脏的左以康?左以泉的弟弟?】瑶池圣母若有所思地问,眼角还盯住马汶欣。

【是的,主人之一。】又是机械性地回答。

【看来他好像只听你一人的话,如果你叫他杀我,我不会很危险吗?】开玩笑地盯住马汶欣道。

【圣母真爱说笑,你连女娲的影子也可以收服,怎么会败给个灵力平平的活死人呢?】强颜欢笑道。

【龙人的灵力不可小看,就像你爸就曾把一直寄身在曹雅莉身上的黑蜘蛛消灭,只要被开发了,可以消灭任何妖精,还能重伤我。】瑶池圣母故意在马汶欣面前提起她父亲,以测试她的忠诚度。

【圣母,您放心,我不会让他有机会伤害您。】强颜欢笑地保证。

瑶池圣母缓缓走近左以康的身前,轻抚他的脸颊道:【而且魔王的一魄还曾经住过他的身体,他应该不弱吧?】说着欲攻击他的天灵盖,但左以康快速地离开瑶池圣母的身边。

【哈哈,动作满快的,跟我的女儿有得比。】瑶池圣母冷笑道。【不过他好像比较听你的,这表示我还要靠你来给他指示?】冷笑盯住马汶欣问。

【圣母您放心,你给的指示他一定会尽力完成的。】马汶欣被瑶池圣母的眼神吓到。

再盯住马汶欣一会儿,才对左以康下令,道:【我要你去抓左以泉的儿子,左兼豪。】

【是的,主人之一。】机械性的回答后,就去执行他的任务。

瑶池圣母看向远处,咬牙切齿地暗道:【纪巧儿,你给我的“福利”,我一定会加倍奉还给你!
                                                  *                      *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8 10:52 A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IN0901 于 2017-5-28 11:56 AM 编辑

同一时间                美国某间医院的食堂(人界)

【小朋友,你看了我很久,我认识你吗?】纪巧儿换回金秀伊奶奶金林月的脸,不解地看着左兼豪问。

【你只记得飞天五,那你其他儿子呢?你记得吗?】左兼豪试探地问。

看了左兼豪一眼,才道:【没有做母亲的不记得自己儿子,不管他们-----】

【那小十呢?你还记得吗?在一百年前是你逼死他的!】心急的问。

【小十-----】茫然的看了左兼豪一眼,道:【你怎么会知道小十的事,难道你----是小十吗?】

【你先告诉我当初为何要逼死小十?】心急地问。

【我---当时只是演戏给瑶池圣母看,要她相信我已经归顺她,我----】

【为了取信瑶池圣母,可以牺牲自己的儿子,你真的很可怕。】心痛地道。【但为什么你会选择小十?是不是因为他比较小,容易哄?】

【不是的,当时是白蜘蛛在主控我身体-----】

【如果不是你授权,白蜘蛛可以主控你身体吗?】一针见血地问。

【我-----】纪巧儿羞愧地低头,无言以对。

【我再问你,我妈咪卢瑞希是怎么死的?】突然转变话题。

【卢瑞希----她没死,她只是----】

【你少糊弄我了,我除了可以读取别人的心声外,还可以看透一个灵魂的真实度,我敢肯定地说之前我看到的不是真正卢瑞希的灵魂,是有人假扮她的灵魂,之前我不知那人是谁,可是刚才听到你跟VINCENT叔叔说那人是百合姐,难道你为了让五哥跟百合姐复合,就牺牲我今世的妈咪?】咬牙切齿地瞪着挂着金林月脸的纪巧儿看。

【你真的是小十-----】纪巧儿激动地想上前摸模左兼豪,但被他阻止了———

【你这残酷的女人别碰我!】左兼豪对着纪巧儿怒吼道。【先是前世逼死我,今世再杀死我妈咪,让我变成没妈的儿子,这是你爱我的方式吗?】

【不是这样的----小十-----我----】面对左兼豪的指控,纪巧儿是有口难言。

【兼豪,你也误会纪姐了。】刚好出现的卢瑞希(百合)为纪巧儿解释。【真正的卢瑞希在她一出世,她的灵魂就被瑶池圣母打散-----】

【百合姐,你真的相信这女人的话?】左兼豪表情复杂地看着刚出现的卢瑞希和金秀伊。

【为什么我不相信纪姐?如果不是纪姐,我早被瑶池圣母发现。】

【被瑶池圣母发现又如何?】

【瑶池圣母就会杀掉我----】理所当然的回答。

【瑶池圣母为何要杀掉你?】

【纪姐说瑶池圣母以为我杀害了魔王,她要为魔王报仇----】卢瑞希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疑虑地看向纪巧儿,问:【纪姐,魔王魂飞魄散时我才出世不久,瑶池圣母怎么会怀疑我杀害魔王?】

【这----】

【如果她不这样说,你还会帮她对付瑶池圣母吗?】左兼豪突然插口。

【可是----】卢瑞希不敢置信地看着纪巧儿。

【她只是看中你有跟她类似的异能,就是可以模仿任何人的灵魂和容易接受那人的记忆,等待时机让你跟五哥重叙旧爱。】左兼豪以陌生的眼神看着纪巧儿。【我有说错吗,尊贵的魔界公主殿下?】

【小十----】

【小十已经死了,我现在叫左兼豪!】冷漠地喝道。【我不会认只会利用自己儿子复仇的人作
母亲!】

【对不起小十,我----】纪巧儿心疼地望着左兼豪,欲言又止。

【姐,你干嘛不把真相告诉他?】纪存希突然出现,一脸严肃地盯住纪巧儿。

【纪伯伯---你怎么在这?】卢瑞希惊讶于纪存希的出现。

【我是----】

【什么真相?】左兼豪着急地打断纪存希的话。

纪存希先看了纪巧儿一眼,再道:【你们应该还记得织女对12位女神下的诅咒吧?】

【织女不是用当佛祖的佛珠来消除诅咒了吗?】卢瑞希不解的问。

【当佛珠也是最近的事,我要说的是那诅咒对12位女神造成的伤害。】纪存希心疼地看向远方,续道:【我先说我太太欣怡,也是前世的九天玄女,还有安娜,前世的嫦娥,她们在各自生了念日和瑞希后,体内的诅咒就发作了,她们一见到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就想杀了他,虽然我和卢鹏已经极力为她们克制体内的诅咒,但还是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我只好找我姐想办法,而我姐就提议暂时让他们的灵魂对调,希望可以暂时缓冲诅咒的威力----】

【什么?灵魂对调?可是他们不同性,这----】金秀伊有些惊讶,怪不得他第一次见到念日时有股冲动想抱他,当时他还以为自己喜欢同性,原来是因为瑞希曾住在念日的体内。

【就是考虑到这点,在他们四岁时,刚好雪阳出生了,所以就把念日的灵魂换回他自己的身体,而且雪阳一出生,欣怡的诅咒也消失了,她不再有想伤害念日的念头,但安娜还是一样,因此我们就把雪阳和瑞希的灵魂对调----】

【所以我之前就跟雪阳对调过灵魂?】卢瑞希激动地问。

【是的,你----】纪存希心疼地看了卢瑞希一眼,默默地点头,后才道:【左以泉那小子当初会喜欢你,可能是因为当时在你体内的灵魂是雪阳----】突然心情复杂地看向左兼豪,才道:
【可能是因为左以泉的光芒太耀眼,被瑶池圣母发现了你身上有魔女的气息,她竟然下令把你弄到身边,所以我们就----】

【你们就把我跟雪阳的灵魂换过来,是因为你们认为比起雪阳,我不会轻易被控制,但事实证明你们错了,我真的被控制了,还做了很多坏事----】卢瑞希悔恨地看着纪存希和纪巧儿。

【我只想知道我妈也同意让我的灵魂换回来,再埋伏在瑶池圣母身边?】

【安娜虽然同意了,但她一直以来都在暗中保护你,最后她还----】纪存希极力为石安娜解释。

【别说了,我了解,我还有一个疑问。】严肃地看向纪巧儿,问:【当年是你把我的灵魂变成婴孩,放在我母亲身边吗?】

【我只是想让你们母女团聚,但没想到你们会被诅咒所累,对不起----】

突然,凭空出现一个人,直接抱起左兼豪,正想带走时,被阻挡了———

【放开他!】纪巧儿一脸戒备地注视着紧紧抱着左兼豪的男子。

【让开。】男子面无表情地道。

【以康,是你吗?】卢瑞希和金秀伊惊讶着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男子,而后者还是不为所动地看着纪巧儿,道:【再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左以康随时准备攻击。

【康叔,真的是你吗?】左兼豪突然开口,泪眼汪汪地盯住左以康的侧脸。

【----】左以康依然不为所动,正欲出掌攻击挡在前面的纪巧儿,但被一只小手阻止了———

【康叔,不要,她再怎么冷血,也是我前世的母亲,求你不要伤害她---】左兼豪哭着向左以康求情,眼泪还掉落在他手背上———【而且我知道康叔你是个善良的人,你不会伤害任何人的,对吗?】

盯住掉落在手背上的眼泪,再看向满脸泪水的小男孩,左以康迟疑了,道:【你是----豪豪?】松开抱住左兼豪的手,左以康痛苦地抱头呻呤,:【啊,我的头好痛----】

【康叔----】左兼豪心疼地看着一直思念的小叔,忍痛地向一直待在一旁不语的VINCENT求助,:【VINCENT叔,求你救救我康叔。】

VINCENT一脸复杂地看着一脸痛苦的左以康,感觉体内的一魂在哀嚎———

【豪豪---你快走----我快控制不了---我怕会伤害你----】左以康痛苦地在与体内的恶魔抵抗。

【康叔----】左兼豪心疼地想上前去安抚许久不见的小叔,但被小琪阻止了———

【他已经不是你叔叔了,他现在是活死人,是不应该存在的。】说着小琪正想对左以康展开攻击———

【不,我不会让你再伤害我亲人!】左兼豪激动地握住小琪的手,但却被她体内的灵力震跌在地———

【相信我,你叔叔一定不会喜欢现在这样子,他-----】

【啊!】原本正在痛苦的左以康,在被一股充满彩色的强光击到后,突然变得安详了许多。

他一脸平静地看着在场的众人,最后视线停留在左兼豪身上,道:【豪豪,你要多保重,康叔不能再保护你了,不过看来以后会有很多人在保护你,我也安心了。】

【康叔----】左兼豪一脸舍不得的看着左以康,知道他快消失了。

左以康转向卢瑞希,笑道:【大嫂,别再自责了,我知道当时你也是身不由己,我不怪你。】

【以康,对不起----】卢瑞希一脸抱歉地看着左以康的身影慢慢模糊,哽咽不已。

【秀伊哥,帮我转告我哥,好好照顾爸和爷爷。】说完,就带着微笑变成泡沫,散落在周围。

【康叔----】

【以康----】

众人感伤地看着围绕在四周的泡沫———

纪巧儿愤恨地注视远方,道:【看来瑶池圣母已经开始向我宣战了。】

纪存希也一脸严肃,道:【我去召集大伙,我们跟瑶池圣母----】

【你还是不要介入吧,毕竟你已经没有魔力了,现已经是个普通人。】

【可是我想出一份力。】纪存希体内的斗志被燃起了。

【那你好好照顾母后吧,不要让我有后顾之忧。】说完,不等纪存希拒绝,就利用循间移动离开,前往瑶池圣母所在地。

而VINCENT、卢瑞希还有金秀伊也跟着离开。

离开前,卢瑞希对纪存希托付道:【帮我照顾兼豪,他也算是你的外孙。】

【我-----】

【还有帮我照顾小琪,不要让她跟来。】VINCENT离去前,封住了小琪的穴道,向纪存希托付。

【唉,我几时变成奶爸了!】纪存希开始后悔瞒着妻子来到美国———
                                                      *                      *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JBTALKS.CC |联系我们 |隐私政策 |Share

GMT+8, 2021-11-28 10:59 PM , Processed in 0.12110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Thanks to ImageShack for Free Image Hosting
Ultra High-speed web hosting powered by iCore Technology Sdn. Bhd.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本论坛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3-2012 JBTALKS.CC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联盟网站:
JBTALKS 马来西亚中文论坛 | JBTALKS我的空间 | JBTALKS部落 | ICORE TECHNOLOGY SDN. BHD. | GXUnlimited-ECSHOP | TM UniFi | TM Streamyx | TM Fixed Line
www.jbtalks.cc | mobile.jbtalks.cc | www.jbtalks.com | www.jbtalks.my | www.icore.com.my | www.icorehosting.com | www.icorehosting.net | www.cttsite.com | www.icore.my | www.lpohchin.com
bbs.jbtalks.cc | bbs.jbtalks.com | bbs.jbtalks.my | bbs.jbtalks.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