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TALKS.CC



楼主: RAIN0901

[原创] 前世今生4:爱上千变万化的你(完结篇)

[复制链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9 07:08 PM |显示全部楼层
JackKoh 发表于 2017-5-29 07:06 AM
不敢给评语啦。。。
我一介草民,读得懂已是万幸了,
怎么还敢给你评语啊!

第一反应就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5

主题

190

好友

10万

积分

本站精忠 MVP

@@ 毒舌老許 @@

Rank: 20Rank: 20

发表于 2017-5-29 08:38 PM |显示全部楼层
RAIN0901 发表于 2017-5-29 07:08 PM
第一反应就好

第一个反应吗?
第一个反应就是,“写得好用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9 11:19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IN0901 于 2017-5-29 11:53 PM 编辑

第五章:为爱牺牲
2012年4月1日                台湾纪家(人界):地球

【净!】

{丫头!}

王净和六仙女一回到未来,就有点虚脱地站不稳,而跌坐在地。

但她们很快地被两个很快的身影扶起来,当宝似的拥在怀里。

【净,你还好吧?】纪念日心疼地查看王净有没有受伤。【我听凯舅说你穿越过去,你没受伤
吧?】

{我----}

【丫头,你怎么了?】这厢,费奇煜紧张地看着怀中女子突然晕倒,心急不已。

{六仙女只是虚耗过度,只要让她回去她的身体,好好休息就没事了。}跟王净和六仙女一起回来的朱雀,冷声道。

【她的身体在这里。】只见金秀伊抱着六仙女的真身快步下楼,轻放在沙发上,紧张地问:
【然后要怎么做?】

朱雀没回答,只是运气把六仙女的灵魂送进她的身体里———

过了一分钟,金秀伊见六仙女还没有睁开眼,紧张地问:{她怎么还没醒过来?}

【我刚已说了,她虚耗过度,要休息。】朱雀还是一样的冷语。

{那她-----}

【秀伊,你相信朱雀吧,她说桃儿只是在休息,我们就不要吵醒她。】卢瑞希轻声地在金秀伊耳旁道。

金秀桃是六仙女这个身体的名字,也是金秀伊的亲妹妹。

金秀伊无奈地点头,担心地看着刚找回不久的妹妹。

{桃儿?百合花神,你也知道六妹的真实身份?}王净虚弱地问。

【我-----】

{你为什么要丫头陪你去冒险?!} 费奇煜打断卢瑞希要说的话,怨恨地看着虚弱的王净。{你难道不知道她只是个灵魂,不能轻易穿越时空吗?}

【对不起,我当时没想这么多,我只是想救回梦梦----】王净愧疚地看着闭眼休息的金秀桃,续道:【----谁知梦梦没救到,却连累六妹受苦了,我---真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净,你别自责,你也不想的,你只是----}纪念日心疼地看着心上人自责,想安慰她———

【我是恶魔,应该下地狱!】突然用力推开纪念日,想自我了断———

{定身术!} 突然有人出手定住王净的举动———

【三妹,你白痴啊?】纪雪阳激动地跑到王净面前,悲痛地瞪着她。【我们才刚团聚,你就要自残,你有想过我们的感受吗?】

{大姐,我----}王净有愧地不敢直视纪雪阳的眼睛,有口难言。

【三妹,你别说了,我都知道。】纪雪阳心疼地帮王净擦眼泪。【你当时失去记忆,不知道自己对付的是自己的姐妹,你----】

{大姐,不用帮我找借口,不管怎样我伤害自己的姐妹是事实,我不是人!}王净奔溃地道。{大姐,你快叫左以泉解开我的术语,让我以死赎罪!}

【三妹----】纪雪阳为难地望着王净,泪流不止。

{你以为你死了就能赎罪吗?}跟着艾丝薇一起出现的WENDY冷然地瞪着王净,冷声道:{你这样是逃避责任,想一走了之吗?门都没有!}说完,给了王净一掌。

【啊!]王净被击到吐血。

{净!}

【三妹!】

纪念日和纪雪阳心疼地扶起王净。

{你在干嘛?} 纪念日愤怒地瞪着WENDY,准备向她展开攻击,他没忘记她就是之前在香港想对付艾丝薇的人。

【哥,这是她们之间的事,我们别插手吧!】纪雪阳对今世哥哥打眼色,要他退到一旁。

{可是----}

【日,这是我欠她的。】 王净悲痛地先看着纪念日,再看向WENDY,道: 【能死在你手里也是一种解脱,你动手吧!】王净闭眼接受她应得的惩罚。

{不管过去还是现在,你都很自私。} WENDY冷声骂道。{你已经决定了我的过去,让我变成一个不人不妖的怪物,现在还要我背着杀死自己姐妹的罪名吗?}声音有点颤抖。

【不是这样,我只是想补偿----】

{如果你真的想补偿我的话,就帮我找回我的母亲吧!} WENDY还是一贯的冷语,但可以听出有丝颤抖。

【你的母亲?你是说纪巧儿----】

{我说的是我真正的母亲,欧雅若。} 声音有点提高。{纪巧儿告诉我说她不是我真正的母亲,她当初只是想利用我的能力才假扮我母亲,而我母亲就在我身边,至于是谁她没告诉我,说什么要我自己凭感觉找她出来!} 双眼布满火焰,双拳紧握。

【四妹----】

{四仙女----}

纪雪阳、艾丝薇和卢瑞希心疼地望着WENDY, 无能为力。

【可是我也不知道谁是你母亲。】王净愧疚地望着昔日姐妹。

{纪巧儿说你母亲,瑶池圣母知道。} 怨恨地瞪着王净。{原来我们不是亲姐妹,你的母亲竟然是作恶多端的瑶池圣母,是当初下令红娘要我们跟十兄弟自相残杀的幕后指使者!} 心痛地道。

【什么?】纪念日等人无不惊讶WENDY的话,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王净。

{这都是红娘自编自导的,不关我妈的事----啊!} 王净被突然射向她太阳穴的银针击倒,再口吐鲜血,这次的血是黑色的。

【净!】

{三妹!}

【三仙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9 11:21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IN0901 于 2017-5-30 07:13 PM 编辑

纪念日等人紧张的上前查看王净的伤势,包括WENDY。

{二姐, 你在干嘛?} WENDY错愕跟她们一起来的KELLY会突然出手,不知所措。

【你没听到她叫那巫婆妈妈吗?】KELLY双眼喷火地瞪着脸色惨白的王净,悲愤不已。【你不是不知道瑶池那巫婆对我做了什么?她把我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KELLY奔溃地喊道。

{可是她不是瑶池,她是跟我们一起长大的姐妹!} WENDY心痛地哭诉。{她不能选择自己的母亲是谁,她----}

【她也有份把我变成这样,我恨她!】KELLY气红双眼,想对王净再展开攻击———

{二姐,不要----} WENDY的阻止还未说出,有人快她一步———

【我自己造的孽我自己承担,不要为难我女儿!】瑶池圣母突然现身,打偏KELLY射出的银针,再来到王净身后,双手放在她背后,想要帮她吸取银针的毒———

{妈,不要----}王净虚弱地想阻止,但不果。

【净儿,你这妈叫得我很开心,就让我这做妈的为自己女儿做一件事,好吗?】边运气,边道,额角有少许汗水流出。

{可是我不是梦梦-----梦梦她已经----}

【不管是梦梦还是你,都是---我的女儿。】瑶池圣母突然收手,脸色有丝苍白地捂住胸口,道:【毒---已经清了。】

{妈,你还---好吗?}王净虚弱地看着瑶池圣母,担心地问。

瑶池圣母先给了王净一个放心的笑容,才道:【要来的,还是会来,你们一起上吧!】她的话是对着从她一出现就死瞪着她的众多双仇恨目光的主人,包括纪念日。

{妈---不可以---}王净为难地劝道。

【净儿,这是妈作的孽,你就让----】

{哇,好稀奇啊,瑶池圣母竟然会认错?是不是要变天啊?} 突然冒出一个男声,皮皮地笑道。

【佛祖,你很得意吧?】 瑶池圣母怨恨地瞪着来人。

{什么?} 瑶池圣母对来人的呼唤令到众人错愕,尤其是纪念日。

【凯舅怎么会-----】纪念日讶异地看着小自己四岁的小舅,陈凯。

{念日啊,我们都被耍啦!} 纪母,陈欣怡跟着陈凯一起进来,不爽地瞪着他那皮皮的笑脸。
{你小舅在五岁时就病死了,然后他的身体就被“尊贵”的佛祖大人盗用----}

【吖,三姐,你怎么可以说盗用呢,我只是----】

{拜托,别再叫我三姐了,被一个几千岁的人叫姐姐,我都快被叫老了!} 不耐烦地道。

【唉,九天玄女你不管前世还是今世,都是一样----可爱!】其实陈凯(体内是佛祖)想说的是直言不违,但被陈欣怡一瞪,就不敢再添加她的怒气。【你小弟的身体放着不用是会腐坏的,你看我把他养得多帅,简直是世上少有的美男子勒!】只见佛祖自豪地抚摸现在的年轻脸颊,高兴地道。

{呵,你再不言归正传,相不相信我在你的脸上划一刀----} 笑里藏刀地威胁道。

【呃,其实要消灭念日体内的妖精,瑶池应该有办法。】 为了保住帅帅的脸蛋,佛祖只好快速进入正题。

{当初就是她把狼妖的心脏放在念日的体内,她会这么好心----}

【九天玄女你别不识好人心,如果当时不是我找到个心脏,你儿子早就因心脏衰竭而死!】

{那你也不用找个妖精的心脏?}

【呃,其实当时我是生气纪巧儿和月亮把我女儿的灵魂分成两半,月亮还霸占我半个女儿,所以我就---一时生气要纪巧儿的后世儿子变成半人半妖,谁知后来净儿会----】

{纪巧儿有这么多后世儿子,为何你不去找其他人,偏要找上我的念日?}

【当时刚好你的儿子有难嘛------】

{瑶池你真的----}

【够了!】纪念日突然大喊,打断了正在争吵的瑶池圣母和陈欣怡。

两人若有所思地看着纪念日,而后者只是以既熟悉又陌生的眼神看着陈欣怡,道:{为何没告诉我,体内另一个我是个狼妖?}

【念日,我----】陈欣怡有口难言地看着爱儿。

{呵,秀伊啊,我现在才了解你当时的感受。} 苦笑地看着好友金秀伊道。

【嗄?!】突然被点名的金秀伊一脸错愕地回视纪念日。

{被自己最相信的人欺骗原来是这样的痛,拥有可以看穿一个灵魂好与坏的利眼又怎样,却不能看穿灵魂险恶的内心啊!} 说着,纪念日黑白分明的双眼突变成阴黑,头上慢慢长出狼角,浑身充满阴气———

【不可以!】王净心急地抱住纪念日的背后,道:【你不可以把身体让给狼妖!】同时间从王净体内发出一束彩光,正在慢慢吸取纪念日体内邪恶的能量———

{不,净儿你不可以这样做!} 瑶池圣母快步来到王净身后,双手放在她背后,运气把她从纪念日那得到的邪恶能量传进自己体内。{你---身体不能负荷这么强大的邪恶能量,你----会窒息的!} 瑶池圣母难受地道。

【我---不能让我找了很久的眼眼---失去自我。】王净情深地盯住纪念日的侧脸。【没想到----要找的人就在我身边----我-----】王净的气息越来越弱。

{你是净净?一百年前被我无心杀害的净净?} 纪念日错愕地回头看着王净,看到她的脸色变苍白———{净净,你快放开我,不然你会----}

【我不会再放开你,不会再让你孤独!】

{净净----啊!}为了不想王净因自己而受到伤害,纪念日努力要克制体内的狼妖——

【死佛祖,你还不快救我儿子,你看他多辛苦!】陈欣怡心急地道。

{还轮不到我出手。} 谋策高深地笑道。

【死佛祖,你在说什么----】

陈欣怡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有一束强光直射入纪念日的体内,不到一秒,他体内的狼妖就阵亡了。

但相对的是,纪念日也受创了,只见他口吐一滩黑血后,就晕死过去。

{眼眼!}

【念日!】

王净和陈欣怡心痛地看着自己在乎的人倒下,而王净因比较靠近纪念日,就紧紧地抱着他不放,怕一放手,他就会消失———

{他只是晕过去而已,没大碍。} 刚才发出强光的主人现身,冷酷地道。

【奶奶----啊不,妈啊,你刚才为何出手这么重?你不怕伤到念日吗?】陈欣怡怪责地瞪着原本是丈夫的奶奶,却突然变成妈妈的纪龙雪香,同时也是以前的魔后。

纪龙雪香没理会媳妇陈欣怡,怨恨地瞪着瑶池圣母,道:{瑶池,你灭我魔族,杀害我夫君,还害我女儿去当什么佛珠,我不会放过你!} 说着,对瑶池圣母展开攻击———

而瑶池圣母也没躲开,当面接下纪龙雪香这一掌———

【噗!】瑶池圣母吐出一大滩血,脸色苍白。

{妈!}王净立即放开纪念日,快步来到瑶池圣母身边,心急地扶起她,问:{你为什么不躲?为什么不躲?}

【我---说过---要为自己造的孽负责----这只是开端----】虚弱地道。

{妈,不可以,你不可以----}王净心痛地泪流满面。

【净儿乖----你让我跟---魔后说几句话----】

王净哽咽地点头,帮瑶池圣母擦掉不停从她嘴角流出的血迹。

而乔文杰也来到瑶池圣母身边,想帮她运气疗伤———

{不要-----救我----这是我该受的----}瑶池圣母阻止乔文杰的举动。

【可是----】

{如果你还爱我----就不要救我----}

【瑶池!】乔文杰为难地望着奄奄一息的瑶池圣母,举棋不定。

{放心---我还死不了---还有很多债没还清---噗!} 瑶池圣母又吐血,这次是黑血。

【妈!】

{瑶池!}

王净和乔文杰心疼地望着瑶池圣母,不知所措。

【你中毒了?为什么?】纪龙雪香来到瑶池圣母身前,帮她把脉。

{妈,瑶池她刚才有帮念日吸取他身上邪恶的能量,会不会是----} 陈欣怡怀疑地道。

【不是,在这之前她就已经中毒了。】纪龙雪香若有所思地盯住瑶池圣母,道:【这毒是我们龙族专用的,叫作“锥心针”,你是怎么被下的?】

{刚才妈帮我吸取身上银针的毒,而那银针是KELLY发出的---}王净一脸心痛地想找出KELLY的踪影,但自从纪龙雪香一出现,她就不见了,而WENDY也跟她一起消失——

【KELLY?难道是她?】纪龙雪香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快速离去,但在离去前,她用心电感应吩咐佛祖一定要救活瑶池圣母。

{什么嘛,我几时变成你的属下。} 佛祖边念,边来到瑶池圣母身前,先点了她的穴道,再对王净和乔文杰道:{她这毒是只要中毒者一想到她爱的人,就会毒发身亡,要解毒除非中毒者没有所爱之人,但对瑶池来说应该不可能。} 来回看了瑶池圣母和王净一眼,后皱眉摇头道。

【那就让我妈忘了我吧!】王净忍痛地道,还用念力取出她的武器,“失忆棒”,正想往瑶池圣母头上砸下———

{净儿----你别被这个老不修给骗了。} 瑶池圣母依然虚弱地道,脸色还是很苍白,只是没有再吐血了。{死佛祖,你----还有时间在耍宝,不怕---我死了----你----要怎么跟----魔后交代---}

【嘻嘻,放心啊,你死不了,我还要你做我的佛珠呢,我的七情七慾珠缺你不可!】玩心大起地笑道。

{谁要----做你的佛珠----我----}

【其实我刚才只是跟你们开个小玩笑,这毒的解药在红影那,我叫她帮我收着,而红影她被刚刚你们打开时空之门时所引起的一阵旋风吹进时空隧道里,现在不知道掉进哪个时空。】说着,瞪了王净和还在昏睡的六仙女一眼。

{那要怎么办?} 王净紧张地问。

【还能怎么办,就去时空隧道找人----啊应该是找影子吧!】理所当然地道。

{可是不是不知道红影掉进哪个时空?}

【我刚才已经叫朱雀去查看红影掉进哪个时空,应该有消息了吧!】

话一说完,朱雀就凭空出现。

{查到了,在10年前的台湾。} 冷然的道。

【台湾哪里?】

{幻影家。}

【嗄?怎么会在幻影家?】这些女娲的影子们是联合起来在耍他吗?嫌他太空闲,故意找事出来给他烦。

{不知道。}

【那幻影家在哪?】

{微笑PASTA。}

【那佛祖爷爷我们快去----】王净心急地拉起佛祖的手,就想回去10年前找红影拿解药———

{净儿,你等等,我们----}

【没时间了,不知道妈还能坚持多久。】担心地看着瑶池圣母苍白的脸色。

{放心吧,我已经封了她致命的穴道,短时间内不会有事。}

佛祖突然严肃地望着王净,道:【净儿,这次我会叫朱雀送你去时空隧道,然后要你一个人去10年前的微笑PASTA找红影,你不能改变10年前发生的事,不然你就回不来了,知道吗?】

{佛祖爷爷,你和朱雀不能陪我去吗?}

【这是你的考验,要你自己去面对,没人可以帮你。】

{那---好吧!} 王净坚决地道。{那我妈就暂时拜托佛祖爷爷你们看顾了,我会尽快回来的。}

【没问题,你们---】

{佛祖----可以让我陪净净一起去吗?} 已经醒来一段时间的纪念日,突然开口请求。

【这----】

{眼眼,你现在还很虚弱,还是不要冒险----}

【让我陪你一起面对所有危险。】深情地望着王净道。

{眼眼你----}

【好吧,你们就一起去吧!】佛祖开口打断王净的话。【纪念日的千里眼应该可以帮你尽快找到红影。】

无可奈何,王净和纪念日就跟着朱雀前往时空隧道,准备去10年前的微笑PASTA。

待他们一离开,乔文杰便问:{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眉头深锁。

【你这小子真不孝,老爸也不叫一声,好难过哦!】

{你真的要我叫现在的你做父亲?} 冷声反问。

【嗄,算了,不跟你计较。】无奈地嘟嘴。

佛祖这动作,吓傻了众人,除了乔文杰和陈欣怡。

{死佛祖,你又给了什么危险的任务给我儿子?} 陈欣怡不耐地问。

【欣怡啊,你是慾久不满还是----好了,其实红影是去抓拿红娘。】看到陈欣怡拿出她化妆包里的小剪刀时,佛祖不敢再耍宝,直接道出他叫王净和纪念日到10年前去的目的。【红娘不懂在哪里得到消息,知道长安曾在10年前出现在微笑PASTA,我就叫红影去把她抓回,你们也知道红影的灵力还未全恢复,怕她制服不了红娘,所以我才---】

{那解药呢?} 乔文杰不耐地问。

【真的在红影那,这我没说谎。】表情突变严肃。【毕竟红影跟龙族关系匪浅!】

{那瑶池---}

【放心吧,她可是我的“佛珠“呢,我怎么----】

{你别---痴心幻想,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死瞪着佛祖不放。

【这事迟点再说,你快回去你的《心心酒吧》,你的玩物跟你的手下造反了!】突然看向一旁的马文彪,道:【文彪,你跟她一起去吧,她那个造反的手下是你妹,马汶欣。】语重心长地道。

{什么?} 马文彪顿时间眉头深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9 11:22 PM |显示全部楼层

瑶池圣母也不再迟疑,正想用循间移动离开,但被人阻止了———
【你还有毒在身,不要用灵力,我送你回去吧!】乔文杰说完,没等瑶池圣母的回答,就背着她离开了。

而马文彪给艾丝薇打个眼色后,也跟着离开。

{泉、秀伊还有小煜,你们去找白虎,看他有哪里需要帮忙。} 佛祖严肃地下令。

【可是----】金秀伊和费奇煜一脸不放心地看着还在昏睡的金秀桃。

{六仙女只是累坏了,休息一下就没事了,而且还有百合花神她们看顾她,你们还担心什么?}佛祖皱眉道。{现在时空有裂缝,不知有没有人掉进时空漩涡里,你们快去帮白虎他们!}

【是的,佛祖。】不得已之下,金秀伊等人只好按佛祖的指示去执行。

{百合花神,你就留守纪家,不要让任何人进出纪家,知道吗?}虽然是对百合花神卢瑞希说的,但眼睛却看向陈欣怡。

【小舅舅----嗄,佛祖,你放心,我会看好我妈的。】纪雪阳没理会她母亲的怒视,擅自保证道。

{那就好。}说完,就像来时一样,消失了———

【纪雪阳,你----】

{哎呀,妈,我的肚子好痛,不知是不是宝宝在闹彆扭?} 纪雪阳装作肚子痛,有意要转移母亲的注意力。

【不会吧?】陈欣怡看到女儿一脸痛苦样,心疼地扶住她坐下,注意力一时被拉开。

艾丝薇和卢瑞希则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还在昏睡的六仙女金秀桃,心里担心不知在何处的WENDY, KELLY, 和正前往10年前的王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30 10:13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IN0901 于 2017-5-30 10:25 PM 编辑

第六章:时空旅行
一个小时后                台湾(微笑PASTA的后院)——人界:地球

朱雀带王净和纪念日来到微笑PASTA的后院,那里有个很时髦的仪器。

【这是红影现在的样子。】站在仪器面前,朱雀把一张照片拿给王净。【这是青龙发明的时光机,只要输入你们要去的时间地点,它就会带你们去,回来时也一样。】指着身后的仪器道。

王净和纪念日看了仪器一眼,再看了朱雀一眼,纪念日小心翼翼地问:【这仪器安全吗?】

【不知道,青龙刚做好,你们是第一个乘客。】

【什么?】两人错愕地齐声惊呼。

【没时间了,快坐上去吧!】朱雀冷声催促,双手还硬推王净和纪念日进去时光机。

待他们一坐定,朱雀便向他们解说时光机的使用方法。

【祝你们旅途愉快。】说完,就凭空消失。

【朱雀---】王净没漏看朱雀那种保佑他们一路平安的眼神,不禁有点担心。【眼眼,我觉得这
时光机----啊,眼眼你按了什么?】时光机突然间不停在原地转动,连带的王净和纪念日也一起摇动———

【就输入了2002年4月1日,微笑PASTA啊!】理所当然地笑道。

【眼眼,你---还笑得出来?】王净开始感到头有点晕。

【你不觉得很刺激吗?】纪念日的话尾稍微有点飙高,因为时光机已经停止转动,向前直冲———
                                                            *            *             *
2002年4月1日                        微笑PASTA 的后院(人界):地球

夜黑风高、满天星斗的夜晚,突然有个时光机出现在微笑PASTA的后院。

【纪念日,你的飞机师执照是不是买来的?】王净头发凌乱,脚步不稳地走出时光机,嘴里还不停地在抱怨。【一个时光机都不会掌控,还有谁敢坐你开的飞机?】

【我开的飞机又不是载人的,是载一些物资给需要的人。】纪念日是飞行服务队的一员,专门救火和救济一些遇到山难或是水灾火灾的受害者。【而且这时光机是自控的,我只是输入时间地点,再按启动而已。】

【是哦,你-----】

突然间,响起一声巨响。

【什么声音?】王净立刻进入备战状态。

纪念日用他的千里眼向前扫描———

【红娘和红影就在前面的屋子里,还有----】突然欲言又止地望着王净。

【还有什么?】不解地问。

【碧瑶仙子的转世。】轻轻地道。

【碧瑶仙子----我妈----不---应该是养母----她----】王净突然想起跟碧瑶仙子在天庭度过的一日———

(* 天上一天等于地下10年)

【她们好像在为了一个孩子争论。】照实道出他看到的情景。

【谁的孩子?】王净不懂为何很在乎那个孩子的身份。

【不知道,我没有老二灵敏的耳朵,听不到她们的对话。】突然想起在不远处的二弟,感概地道。【要上前去看吗?】

【可是佛祖爷爷不是叫我们不要干预过去的事,我们-----】

【我们只是去找红影拿解药,又不是要插手她们的争论。】

【可是----】王净不懂为何有种感觉,如果他们上前去的话,有些事会改变。

【碰!】前方的房子突然响起一记重响———

【有人受伤,我们快去看。】纪念日透过千里眼看到有人受到伏击,就紧张地拉着王净往前方跑去,想看有什么可以帮忙。

王净连忙把自己和纪念日一起变隐形,一脸焦急地往前跑去———
                                                                  *            *             *
另一边                微笑PASTA楼下的餐厅(人界):地球

【你---到底是谁?】成晓诗一脸慌张地看着眼前抱着还未满月孩子的红娘,心急地问:【你想要什么?钱吗?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你不可以伤害我孩子----】

【你孩子?你确定他是你孩子?】红娘先看了孩子一眼,再看向成晓诗,道:【碧瑶仙子,这么久没见,想不到你也会骗人?】

成晓诗先是一愣,后装傻地道:【你说什么碧瑶仙子,我不知道----】

【再装就没有意思,我知道在你生完孩子后就会恢复前世的记忆,不然你也不会杀了你孩子---】

【你胡说什么?!】成晓诗突然怒吼。【我----没杀我孩子,他就在----】

【你以为抢了你邻床的孩子就能当你自己的孩子吗?】红娘突然阴笑。【如果我告诉你,住在你邻床的主人是你前世的女儿,你会怎样?】

【你说什么?】成晓诗一脸错愕地瞪着红娘。【我前世的女儿----】

【她以前叫杨净,现在叫王净。】

【净儿----】成晓诗突然忆起前世女儿小时候的样子———

【你丈夫不想你记起曾经杀害自己孩子的事,就把你那段记忆删掉,还偷了你前世女儿的儿子当作你儿子,碧瑶姐姐你真幸福,有这么爱你的丈夫。】红娘假笑地道。

【你------胡说,何群不会做犯法的事,他-----】成晓诗捂耳拒绝聆听红娘说出的话。

【为了所爱的人,就算要他杀人,他也会去做!】红娘看到成晓诗痛苦的样子,心里暗爽。
【碧瑶姐姐,我真的很羡慕你有个这么爱你的丈夫,不像我----】

【不要再说了!】成晓诗失控地震摔离自己最近的桌椅。

【啊!】

碰巧这时有人进入餐厅,而桌椅的一些碎片就割伤了那人———

【大嫂,这么晚了,你干嘛不在楼上休息?】成晓诗担心地上前查看突然从楼上下来的千慧。

【因为我听到下面很吵,以为有小偷什么的,就想下来看看。】千慧无辜地嘟嘴道,一手还一直捂住受伤的手臂。【晓诗啊,她们是谁?】

【她们是-----】

【哼,想不到幻影你也有这一面!】红娘不耐地瞪着眼前的千慧。【说,长安在哪?】这话是问还在嘟嘴的千慧。

【你在跟我说话吗?】千慧先看了其他人一眼,后再无辜地看向红娘,问。

【别再装了,相不相信我把这孩子摔死?】红娘作势要摔怀中的婴孩。

【不要!】没等千慧开口,成晓诗先心急地出声,想要上前夺回红娘手里的婴孩,但有人突然拉住她———

【大嫂?】成晓诗原想回头问千慧为何阻止她,但却看到跟平时不一样的千慧———

【你几时站在她那边?】千慧这话是问一直站在红娘身侧,却一句话也没说的红影。

【----】红影只是发呆地看着红娘,像个木偶似的。

【是你告诉她长安的下落?】继续追问。

【----】还是没反应。

【是你带她穿越时空?】有点按抑不住。

【----】

【红影,你到底怎么了?】终于察觉不对劲,焦急地想上前查看———

【她被我催眠了。】红娘冷笑地道。

【你说什么?】千慧怀疑地瞪着红娘。【向来只有红影催眠人,你是怎么做到的?】

【只要拿掉她在乎的东西,在她面前摆动,她就会被我催眠。】得意地笑道。

【你为何要催眠她?】不解地问。【什么时候催眠的?是穿越后还是穿越前?】

【我干嘛要告诉一个试图抢走我长安的人?】怨恨地瞪着千慧道。【你不让我见长安,我就让你们姐妹自相残杀,我倒想看看你们哪位的幻术最高明。】阴险地笑道。

【我根本不知道长安在哪,我怎么-----】

【幻影,大家都这么熟了,你就不要再跟我装傻,我已经查出长安这世的名字叫作成铭,碧瑶仙子今世的哥哥,也是你的丈夫!】嫉妒地瞪视成晓诗和千慧(里面的灵魂是幻影)。

【这----】

【你说什么?我哥怎么会是----】成晓诗错愕地望着红娘。

【碧瑶仙子,我好羡慕你哦,为什么不管前世还是今生,长安都这么在乎你?】红娘怨恨地道。

【我----】

【红娘,你从哪里听说成铭就是丁长安的转世?】千慧,也是幻影不解地问。

【是青龙告诉我的。】红娘突变温柔地直视远方续道:【当我看到青龙跟长安的相貌一致时,我还以为长安故意躲在女娲神兽身边,让我注意不到,经青龙解释后,我才知道长安是随着他爱的女神下凡去,而青龙是因为欣赏长安的深情,而用了他的容貌在人界与仙界之间行走。】

【所以是青龙告诉你,“长安”爱上的女神是碧瑶仙子,还为了就近保护她,转世成为她的哥哥?】幻影隐忍怒气地道。

【是的。】红娘嫉妒地瞪视成晓诗,也是碧瑶仙子的转世。【我不懂为何长安会爱上她,明明我比她优秀-----】

【那你为何会穿越到这个时候来找长安呢?】紧握双拳地问。

【因为在10年前的台湾,我根本找不到转世后的长安,我想知道这10年长安到底经历了什么,青龙就建议我来到这个时候找----】

【[粗俗词语过滤-#0043],死青龙,竟然敢给我添乱!】幻影突然口吐脏话,怀恨地直视远方。【红娘,你也真笨,青龙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没想过他会骗你吗?】

【青龙骗我什么?】红娘突然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

【你爱上的丁长安就是青龙。】幻影愤怒地爆出惊语。

【什么?】不止红娘惊讶,成晓诗也错愕。

【其实真正的丁长安,也是佛祖的儿子,因为犯了大错,而被佛祖下令要经历千世情劫,而这世刚好是最后一世,他----】幻影开始扯后腿,小小报复青龙竟然让她乱上加乱。

【你说我爱的人----是神兽,是青龙----】红娘讶异于自己听到的话,久久不能消化。

【其实青龙说他因为欣赏丁长安的深情而用了他的相貌,这话是真的,青龙他----】

【他现在哪?】红娘突冒出疑问。

【你是问现在的青龙还是----】

【现在的。】红娘双眼空洞地道。

【你先解开红影的催眠,还有放开你怀里的婴儿----】

幻影的话未说完,红娘就把怀里的婴儿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也快速帮红影解开催眠————

【青龙他现在应该在某间PUB里泡妞----】幻影的话未说完,红娘就快速地离开了———

刚恢复理智的红影原想跟着离去,被突然现身的两个人影挡住了———

【你们----】红影戒备地看着眼前的王净和纪念日,只见王净越过红影,来到正在哄婴儿的成晓诗那———

【鑫儿!】王净一看到婴儿的真面目,立即激动地把他从成晓诗怀里抱走,紧紧抱在怀里。【原
来你是这样被拐走的,妈妈对不起你,没有好好保护你。】

【净净----】纪念日动容地望着王净,不知如何安慰她。

【眼眼,你快来看我们的儿子。】王净激动地把儿子抱到纪念日身前,笑道:【我当初还不知道你就是我找了许久的眼眼,就一直避开你,还没告诉你鑫儿的事,对不起,我-----】

【别说了,我懂。】纪念日了解地一把拥住王净和她怀里的婴儿,心里是安慰的,他终于可以跟思念许久的人在一起。

【你是----净儿吗?】成晓诗小心翼翼地问。

看了成晓诗一眼,王净挣扎了一段时间,才道:【你拐走了我儿子,我原本应该怪你的,但想到当年月妈也曾把我和你亲生女儿对调----】

【你说什么?】成晓诗对王净的话感到很错愕。【什么女儿对调?】

【当年月妈,也是月亮女神把我和兰花,也是你亲生女儿对调,好让我可以----】

【不!】成晓诗突然激动地大喊。【兰花----才是我女儿----不可能,不可能!】成晓诗边喊,边跑出微笑PASTA。

【瑶妈-----】王净原本想追出去,但被一旁的幻影阻止了———

【你追上晓诗就会改变未来,你还是快把你应该做的事完成,然后回到你的时空。】幻影冷静地道。【晓诗交给我吧!】说完,就快速离开,去追回成晓诗———

王净看着成晓诗曾待过的空间发呆,突然间不知该干嘛。

【红影,我们是奉佛祖的命来跟你要“锤心针”的解药。】纪念日看门见山地对红影道。

【什么?“锤心针”的解药?】红影困惑地来回看着纪念日和王净。【是谁中了“锥心针”?】

【瑶池圣母。】纪念日缓缓道出。

【什么?】红影在听到纪念日道出的名字后,脸上的表情更加困惑。

【怎么了?】纪念日眼尖地发现红影的困惑,有丝不安地问。

【----没事,我跟你们一起回去吧!】红影决定回到10年后,亲自问佛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那红娘----】

【青龙会处理。】简单丢下一句,就带头先离去。

看着还紧紧抱着怀里婴儿的王净,纪念日忍痛地道:【净净,放下他吧,我们不能带他走,不然----】

【我知道,可是一想到他之后会被送进孤儿院,我就-----】王净心疼地道。

【往好处想,他不送进孤儿院就不会认识到肝胆相照的好朋友。】纪念日这才想到原来他跟文彪、秀伊一样,也有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

王净这才忍痛地放下怀里的小王鑫,头也不回地直往时空机跑去———

纪念日在离去前,把自己一直以来随身佩戴的项链放在小王鑫的颈项上,道:【儿子,我们十年后见。】说完,就笑着离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31 10:10 PM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赎罪
2012年4月1日                台湾(心心酒吧的分店)——人界:地球

【啊----】

此起彼落的哀叫声在《心心酒吧》不停地响起,嗜杀也没停止过———

【哼,想不到我的血竟然可以让活死人变僵尸!】马汶欣自豪地看着眼前你咬我,我咬你的场面。

【听说你们马家的祖先有出过僵尸。】绿影皱眉冷声道。【我们这样做可以吗?不怕圣母回来会怪罪?】

【现在这里几乎都是我的人,我干嘛怕她?】不爽地道。

【可是----】

这时有个刚变僵尸的高中生冲到绿影身前,想要吸他的血———

【啊----】不到一秒时间,那位高中生还没碰到绿影,就被一股力量震飞,身形也慢慢地消失
———

【靠,我的男人也敢碰,找死!】向来温婉的马汶欣,突变粗暴。

绿影只是无语地看着一切在自己面前发生,没去阻止,心里记挂的只有待会怎么跟瑶池圣母解释这里的情况。

说人,人到,瑶池圣母在乔文杰的扶助下回到《心心酒吧》,后面还跟着马文彪。

看到眼前的情形,乔文杰立即启用定身咒,定住所有人的举动。

而马文彪也把整间《心心酒吧》用结界与外界隔离起来,不再让人自由进出。

除了瑶池圣母,《心心酒吧》里只有三人没受到乔文杰的咒语影响———

【圣母,你回来了?】绿影忐忑不安地来到瑶池圣母身前。【圣母,你----受伤了?】今日瑶池圣母的脸色比平时苍白,令到绿影纳闷不已。

【没事。】瑶池圣母虚弱地道。【这是什么回事?】问题是问绿影,但眼神却看向马汶欣。

【这----】绿影不知如何说起,只好把目光看向马汶欣。

【圣母,这是我为你找来的新手下,喜欢吗?】马汶欣冷笑地道。

【为我找还是为你自己找?】瑶池圣母冷声问。

【我是你的手下,我的当然是你的。】献殷勤地道。

【是吗?】冷眼瞪着马汶欣,道:【那为何刚才我进来时他们会攻击我?】

【他们攻击你吗?怎么可能?一定哪里出错,我----】

【马汶欣,你别在演了,好假!】出声的是刚在外面布完结界的马文彪。

只见他以陌生的眼神望着马汶欣,怀疑地问:【你真的是和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妹妹吗?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你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我是马汶欣没错,可是我没有跟你一起生活十几年。】突然憎恨地瞪着马文彪。【我一出生,灵魂就被人强行拉离身体,被关在不见天日的地方,跟你生活十几年的不是我!】

【你这话什么意思?】马文彪不解地问。

【这就要问你母亲才知道,她现在也在这。】突然看着站在吧台里的中年女子,曹雅莉———

【妈?你怎么在这?】马文彪惊讶会在这里看到母亲,他以为她已经跟他父亲一起离开———

【呵,看来我真的低估你了。】曹雅莉警戒地瞪着马汶欣。【竟然被你发现我的踪迹。】

【多年的仇人化了灰我也认得!】说着,开始对着曹雅莉展开攻击———

但曹雅莉没避开马汶欣的攻击,想直接应战,但有人不让她这么做———

【啊!】

【爸,为何你----】马汶欣讶异刚相认的父亲竟然会挡在曹雅莉身前。

【巧莉公主,我-----终于见到你了。】尚武虚弱地笑道。【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虚弱地倒在曹雅莉怀里,双手紧紧抓住曹雅莉的衣角。

【尚武?你怎么在这?你不是18年前就已经死了吗?】曹雅莉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熟人,一位在18年前为了救自己而死的人———

【是我女儿----帮我复活----】稍微看了马汶欣一眼,在把目光看向曹雅莉。【我----没想到的是----我的复活竟然是别人的死亡----】愧疚地看了被定住的众人一眼,道:【我忘了自己是魔人-----我的血与众不同-----可以让普通人陷入疯狂----变僵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巧莉公主-----】越多的血从尚武的嘴角流出,他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你别说了,我明白。】曹雅莉了然地看着生命已走到尽头的族人,缓缓把左手放在他头上,暗中使力———【我会帮你解脱。】说着,有不少五颜六色的光进入尚武的体内,使到他的脸色不再苍白,但他的身影也慢慢变透明———

【谢谢巧莉公主。】尚武笑着向曹雅莉道谢。【请公主不要怪我女儿,她只是----想见我一面,让我为她赎罪吧!】说着,张开双手吸取已变成僵尸的人身上所有的尸气入自己的体内———

【爸,不可以!】马汶欣知道尚武这举动是在自残,想要阻止,但———

【汶欣,别难过,爸爸只是回到属于自己的空间,但爸爸的心永远和你同在,有缘我们还会相见。】尚武的身影随着他的话末消失在众人面前———

【不,爸!】马汶欣崩溃地盯住她父亲尚武消失的地方许久———

【汶欣,你别----啊!】曹雅莉原想安慰故人之女,但突然有人从后袭击她———

【幻影,你在干嘛?】

收到瑶池圣母的指示,乔文杰及时定住想要再袭击曹雅莉的幻影———

幻影怨恨地瞪着曹雅莉,问:【为何你要这么狠心对待一直对你们尽忠的仆人?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尚武他对你----】

【我只是帮尚武解脱,你也知道他一向善良,他怎么可能接受得了自己间接害死别人?】曹雅莉在马文彪的扶持下,勉强站稳身体,道。

【你在说什么?尚武怎么可能-----】

【是我害死爸的!】马汶欣突然大吼,双眼通红。【我为了让爸复活,用自己的血激活爸,但没想到的是爸在复活后,竟然失去常性,四处吸取普通人的血,我-----】

【你怎么认得尚武是你爸?我记得我没告诉过你父亲的长相和姓名?】幻影不解地问。

【是有个自称红娘的人告诉我的,她说----】

【什么?又是红娘?】幻影听闻愤怒地离开,去找红娘算账。

马汶欣也跟着幻影离去,想为自己父亲讨回公道。

曹雅莉和马文彪也跟着前去。

绿影看着马汶欣刚离开的方向,心里举棋不定。

【担心就跟去看吧,汶欣现在的情绪不稳,我怕她又做出傻事来。】瑶池圣母了然地道。

【可是-----】绿影担心地看了一遍狼藉的《心心酒吧》和一脸苍白的瑶池圣母,不知如何是好。

【放心吧,有人会帮我打理这里。】意有所指地看向乔文杰。

【那圣母我去一下就回。】说完,跟瑶池圣母行礼后,才离开去追马汶欣———

看着绿影的身影,瑶池圣母感叹地道:【看来他变得越来越有人性了,是时候回去他的身体,只是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

【担心别人之前,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乔文杰一脸臭脸地瞪着瑶池圣母。

【怎么了?脸色干嘛这么臭?】打趣地道。

【佛祖----我爸刚才在临走前,对你说了什么?为何你的脸色变难看?】皱眉问。

【有吗?可能是我体内的毒----】

【不要瞒我!】突然大吼。

【银狼,你----】瑶池圣母对乔文杰突然的大吼感到错愕。

【我知道在你心里最爱的是魔王,我没想过要取代他在你心里的位置,我只是希望陪在你身边,一起面对你所有的难关,我----】

【银狼,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我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说了算!】突然温柔地抚摸瑶池圣母脸颊,给了她一记温柔的浅吻。【不要再把我推开了,好吗?】无助地靠着瑶池圣母颈窝道。

【对不起,银狼,我又要伤你心了----噗!】瑶池圣母突然吐血。

【瑶池!】乔文杰心急地想帮瑶池圣母输气,但被她阻止了———

【没用了,毒已经渗入我五藏六腑,我很快就要灰飞烟灭了。】说着,虚弱地倒在乔文杰怀里,笑道:【我一点也不害怕消失,因为----在我消失前,陪在我身边的是你----我的最爱。】

【瑶池?你----说什么?】乔文杰有丝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

【我好笨哦,直到要灰飞烟灭了,我才知道自己爱的人是谁!】说着,给了乔文杰一记深吻。
【我不知----从何时开始,常在我梦里出现的身影不再是魔王,而是你,但我固执的认为这可能是你干的把戏,我----】

【嘘,别说了,让我们好好珍惜这美好的时光吧!】轻轻用手指捂住瑶池圣母的嘴,紧紧地抱着她,暗中使力,想要把体内所有的能量都传入她体内,但不果———

【不要再把-----你的能量传给我,你传多少,我就回你多少,你----知道我有这能力----】

【可是我不能看你在我面前慢慢死去,我却什么也没做?!】痛苦地道。

【这是我造的孽,应该还的,不然-----】

【姐,你好自私哦!】

突然从《心心酒吧》门口走进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妙龄女子,一脸无奈地看着紧紧抱在一起的瑶池圣母和乔文杰。

【你是-----女娲?!】瑶池圣母不会忘记双生妹妹的气息,虽然她现在的容貌跟以往不同。

【我现在的名字叫左以甄,你可以叫我以甄。】刺眼地笑道。

【姓左的?你藏在龙族后代身边想干嘛?】不解地问。

【又不是我自愿的,这是个意外。】无奈地道。【不过这跟你已经没关系了,你慢慢养伤吧!】说完,把瑶池圣母的灵魂从她的身体里取出———

【女娲,你这是-----】乔文杰疑惑地问。

【瑶池这身体已不能再用,我会为她找个新身体,而你要做的是让其他人,包括佛祖都相信瑶池已经魂飞魄散。】说完,就带着已经进入昏睡状态的瑶池圣母灵魂一起离开———

乔文杰也不啰嗦,把突然间变僵尸,又突然变回普通人的众人安置好,再叫人把《心心酒吧》重新装横,还运用《天国》创始人之一的身份宣告瑶池圣母已经阵亡的消息到全国各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31 11:03 PM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有舍才有得
2012年4月4日                台湾(人界):地球

看着眼前《乙杯》的招牌,王净和纪念日心里有千个不解和困惑———

【你们回来啊!】乔文杰碰巧从里面出来挂上今天的“Menu”,道:【怎么不进去?】

【爸,这是----】王净疑惑地问。

【进去再说吧!】说着,便带头走进去。

王净和纪念日也带着疑惑的心踏进《乙杯》。

王净注意到《乙杯》里面的摆设跟它前身的《心心酒吧》一样,心里更加疑惑。

【爸,为什么妈的《心心酒吧》会变成《乙杯》?妈呢?】边说,边四处寻找瑶池圣母的踪迹。

【你妈已经魂飞魄散了。】平淡地道。

【什么?妈她----】王净不敢置信地瞪着乔文杰。

【其实““锤心针”根本没有解药,是你妈不想你看到她魂飞魄散----】

【这我知道,佛祖爷爷告诉我了,只是我不相信妈真的就这样----】眼泪无声地从王净眼角流出———

【别说你不信,我也不信,但她真的在我怀里消失,我----】乔文杰眼角有可疑的泪水痕迹。

这时候,刚好有客人上门,是三位高贵的女士。

乔文杰新请的服务生亲切地上前招呼她们,而她们也像一般顾客似的叫了自己的餐饮后,就聊起天来。

【爸,怎么了?】王净注意到乔文杰的眼神不时往那三位女士望过去。

【没什么。】乔文杰淡笑地把目光看回女儿和纪念日,续道:【净儿,你就当你妈是去了旅行,她压抑了自己这么久,是时候解脱了。】感概地道。

【可是----】

【还有,念日啊,瑶池她在临消失前叫我把魔界的主控权交给你,至于你想自己打理还是交给你奶奶父亲他们打理,你自己看着办!】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黑色权杖交给纪念日。

【哦!】纪念日心事重重地接过黑色权杖。【杰叔,既然瑶池圣母已经消失了,那《天国》是不是应该----】

【瑶池圣母还有一些手下趁乱逃走了,你们需要把他们找回来,尤其是当初背叛瑶池圣母的四魔将。】

乔文杰说到四魔将时,刚才的三位女士之一突然不明所以地发抖———

【但是四魔将里的黑蜘蛛不是已经阵亡了吗?】王净突然问。

刚才发抖的女士手里的刀叉突然一滑———

【当!】刀叉掉落地。

【怎么这么不小心?】乔文杰热心地上前拾起刀叉,亲切地笑道:【小姐,我帮你换一副新的吧!】

【噢----】

【不用了,我们还有事,把我们刚才下单的取消吧,不好意思!】另外一位女士抢在还在发抖的女士之前开口,然后就带头离开《乙杯》。

其余两位女士也紧跟在她后头离去。

【爸,她们是----】

【四魔将之一的青蛇和她姐姐,白蛇,还有另外一位是白骨精。】乔文杰若有所思地道。

【什么?那你还放她们走?】王净正想追出去,但被乔文杰阻止了———

【她们没恶意,只是来查看瑶池是不是真的消失了。】

【但爸你刚才不是说要找出四魔将?】

【我只是想测试她们的身份而已。】乔文杰突然一本正经地望着王净,道:【以后魔界的事你别管,好好帮我管理《乙杯》吧!】

【可是《乙杯》不是《天国》的总舵?】

【我已经跟父亲说了,我退出《天国》,香港和这里的《乙杯》再也跟《天国》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间普通的咖啡室。】

【那爸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还有什么打算,就云游四海呗!我又死不了!】无奈地道。

【那爸我陪你----】

【哎呀,我忘了待会要飞杜拜,我要赶飞机了,有缘再见,拜!】说完,就用循间移动离开———

【爸----】

【铃!】这时纪念日的手机突然响起,止住了王净想追出去的脚步。

【奶奶?怎么了----什么?真的吗?好的,我现在回来,好好好,我会带她一起回来。】纪念日厌烦的挂上手机。

【怎么了?】王净关心地问。

【奶奶打来说,凯舅----嗄应该是佛祖,他把鑫儿带到纪家-----】

【什么?!】王净眼睛突然发亮。【鑫儿在纪家?那我们快回去吧,我好想鑫儿噢!】

说着,就拉着纪念日离开《乙杯》,往纪家去。

而刚才乔文杰对她的嘱咐,暂时被她抛到脑后———
                                                                  *            *             *
一个小时后                        台湾纪家(人界):地球

【鑫儿,来奶奶这里,奶奶这里有好吃的----】

【鑫儿,你看曾奶奶买了什么给你----】

王净和纪念日一进到纪家,就看到两位年龄加起来过千的妇人在哄一位十岁的小男孩欢心———

【妈,奶奶,这些不是你们买给我和宝宝吃的吗?】纪雪阳嘟嘴抗议。

【你才三个月身孕肚子已经这么大了,就像八个月似的,还吃?想胖死吗?】陈欣怡一掌拍开纪雪阳要“偷吃”她要给爱孙零嘴的手。

【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肚里的是双胞胎,而且我肚子会这么大还不是你跟奶奶这几个月以来帮我进补的!】不满地吐糟。

【这----】陈欣怡和纪龙雪香一时无语。

【妈咪!】眼尖的王鑫看到在门口的王净,开心地奔进她怀里。【妈,你怎么这么久都没来接我,我还想你哦!】笑着撒娇。

【对不起鑫儿,妈咪----】

【别碰我曾孙!】纪龙雪香一把推开王净,厌恶地道:【你这----】

【别欺负我妈咪!】王鑫一副小男人似的的,双手张开,挡在王净身前。

【这----】纪龙雪香一脸惊喜地看着王鑫,转头对媳妇道:【欣怡啊,你看鑫儿像不像小时候的念日?】

【简直是缩小版的念日嘛,感觉好像回到念日小时候!】陈欣怡一脸欣慰地看着王鑫。

【妈,奶奶,醒醒啊,别再发梦了!】纪念日无奈地拿着黑色权杖走向最疼他的家人,道:
【奶奶,瑶池圣母消失前已托人把魔界还给我们,你就不要再恨她了。】把手里的黑色权杖交给纪龙雪香。

看着黑色权杖,纪龙雪香一脸震惊,道:【瑶池她----真的消失了?我怎么觉得----】

【我母亲是不是真的消失,对你重要吗?】王净一脸冷静地望着纪龙雪香。【现在魔界又回到你手里,你可以继续当你的魔后,可以继续呼风唤雨,有何不妥?】

【问题是现在的魔界被瑶池搞到四分五裂,几乎大部分的魔人都成了魔妖,魔戒又下落不明----】


【我知道魔戒在哪里。】王鑫突然轻声开口。

【什么?】所有人都一脸惊讶地看向王鑫。

【我看到小香手里戴着一枚戒指,她说这是魔戒,是她刚相认的妈妈给她的。】

【小香的妈妈是----】

【左以甄,泉的堂妹。】边把一大片洋芋片往嘴里塞,纪雪阳边含糊地开口。

【又是左家的人,为何我们家一定要跟姓左的缠在一起?】不爽地瞪着不停进食的纪雪阳,而后者好像没注意到她的注视,继续进食。

【妈,别气了,魔戒的事还是-----】

【我可以帮你拿回魔戒,不过我有个问题想要你帮我解答。】王净突然开口,若有所思地看着纪龙雪香。

【什么问题?】纪龙雪香不解地问。

【你跟龙族有什么关系?你该不会是龙族公主吧?】怀疑地问。

【你凭什么认为我是龙族公主?】不答反问。

【就凭佛祖爷爷当时对你又敬又无奈的表情,当今世上能指使佛祖爷爷做事的人没几个。】冷静的分析。

【你果然是瑶池的女儿,够冷静。】纪龙雪香欣赏地道。【你猜得没错,我是龙族的公主,当初因为深爱老纪,甘愿为了他背弃自己家族,当起魔界的魔后。】

【什么?妈你竟然是龙族公主?那---】

【奶奶你是龙族公主?那你跟泉的爷爷该不会是----】

面对媳妇陈欣怡和孙女纪雪阳的惊乱,纪龙雪香一脸冷静地笑道:【左以泉的爷爷,左天命是我们龙族最强的守护者,他们左家世代都在守护我们龙族,是我们龙族里法力最高强的龙人。】

【那左爷爷跟奶奶你该不会都是活了万年的----】妖怪!最后两句话纪雪阳没说出来,她还想活命。

【唉,天命以前是我的守卫,我们算是青梅竹马,如果当初老纪没出现,我们可能会配成一对。】感叹地道。

【现在也可以。】突然凭空出现一把苍老却有劲的老声,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前,他的身影已出现在众人面前———

【左爷爷?】

【天命?】

纪雪阳和纪龙雪香没想到刚还在聊的人物会突然出现在眼前,有些错愕。

【香香,我对你的心意万年不变,我----】

【爷爷,你少装情圣了,你如果真爱香公主就不会有我爸和大伯了!】随后出现的左以甄忍不住出言吐糟他。

【拜托您不要叫我爷爷,我没这么有福气有女娲娘娘做我的孙女。】左天命不置可否地道。
【不知女娲娘娘您还要“征用”我孙女的身体到何时?】

【我-----】

【什么?以甄你是女娲娘娘?怎么可能?】纪雪阳惊讶到嘴都合不拢。

【你是女娲娘娘?】陈欣怡和纪龙雪香则若有所思盯住左以甄。

【你----就是我妈的双生妹妹?】王净从左以甄的身上感觉到生母的气息,就像她们曾接触过似的,有丝疑惑。【你有见过我妈吗?】

【瑶池圣母已经魂飞魄散了,我又怎么会见过她?】依然笑道。

【我是说之前-----】

【我来这里是想要拿回属于我的指环,“天戒”。】突然一脸认真地盯住纪龙雪香,道:【香香公主,你是不是应该物归原主了?】

【是谁告诉你“天戒”在我这?】纪龙雪香脸色突变阴沉。【如果“天戒”真的在我这,当初我就用它来救回我丈夫,我们就不会从此阴阳相隔!】

【难道她骗我?】左以甄陷入沉思。

【你说的她不会是-----】纪龙雪香直觉地认为左以甄口中的“她”是个女的,还是跟她关系不浅的———

【龙族最叛逆的小公主,龙雪希。】无奈地道。

【什么?】左天命一脸惊慌地来回渡步。【小公主不是在千年多前就死了吗?为了追随佛祖------】

【天命!】纪龙雪香突然呵斥自家守护者,脸色非常难看。【龙雪希跟我们龙族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要再叫她什么小公主!】说完,转身就走。

【可是------】

【我累了,要休息,欣怡送客!】头也没转地下逐客令。

【噢!】陈欣怡无奈地看向左以甄和左天命,眼神无语地瞄向门口。

左以甄和左天命只能无奈地往门口走去,离开纪家。

【妈,到底龙雪希-----】

【雪阳,如果你不想奶奶生气的话,就不要再提起这名字。】陈欣怡警告地道。

【为什么?】

【我也不清楚,你爸只是说这个名字在我们家是个禁忌。】

【嗄?】

相对于纪雪阳和陈欣怡对龙雪希的好奇,王净比较在乎的是她生母的下落。

只见她带着王鑫和纪念日跟着左以甄他们一起离开纪家———

【女娲娘娘,我想问你-----】

【爷爷,你先回家吧!】左以甄一脸沉重地看着左天命,道:【我怕龙雪希下一个目标会是你,你还是叫爸和大伯回来保护你吧!】

【不会吧?小公主她------不会真的对我出手吧?】左天命脸色惨白,浑身发抖地四处张望,唯恐龙雪希就在附近。

【以防万一。】左以甄还是一脸沉重。

【左爷爷,我刚已打给泉,大概告诉他情况,他说五分钟后会来这接你回家。】纪念日给了左天命一个安定的眼神。

【还要五分钟?】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左天命开始紧张到冒汗。

【念日哥,你陪爷爷在这里等泉哥吧,我跟王净还有地方要去。】说完,不等纪念日回答,就用循间移动带着王净和王鑫一起离开———
                                                                   *            *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31 11:04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IN0901 于 2017-6-20 09:47 PM 编辑

十分钟后                        仙界地下室(月球)

【这里是?】王净一脸疑惑地巡视周围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仙界的秘密地下室,七仙女当中就属你最大胆,相信你应该来过这里探险吧?】左以甄笑着揶揄道。

【我-----爸?!】王净突然看到不应该在此出现的乔文杰,不禁讶异。【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去机场吗?】

【我-----】乔文杰有种被抓包的感觉,无计可施地看向左以甄,而后者也适时地帮他解围———

【文杰哥,我感觉佛祖追过来了,你帮忙掩护我们一下。】说完,就带着王净和王鑫往前走,头也不回。

【可是我-----】想见的是瑶池,不是那老顽童!

乔文杰内心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左以甄就已经带着他的女儿和孙子离开,而他口里的“老顽童”也来到了他的身前———

【女娲呢?】佛祖心急地问。

【什么女娲?】乔文杰开始打起马虎眼。【女娲不是在深山沉睡吗?】

【你这小子好样的,竟敢跟我装糊涂!】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阴笑道:【小子,人风流是要还的!】边说,边打开锦盒———

【啊!】有个拇指般大小的形体从锦盒里飘出来,那个形体因突然的气温变化而显得有点不顺———

【你是----月月?!】虽然变小了,但乔文杰还是认出了是他的俗世红粉知己。【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还不是希望可以名正言顺地跟你在一起才跟精灵交换灵魂-----】

【什么?你跟精灵交换灵魂?是谁要你这么做的?】佛祖比乔文杰更激动地发问。

【我----是我的生母,龙族的小公主,龙雪希告诉我说如果想跟文杰在一起,就要找一个新身体,一个可以让我保住原有记忆,又能去除我跟文杰之间血缘关系的身体,而这只有精灵的身体能做到,毕竟精灵原是个没思想的物体----】

【我X的-----】佛祖失态地吐出粗言。【你没脑吗?不知道这是个陷阱----】

【老爸,话说重了。】乔文杰心疼地想上前安慰王敏月,但被她拒绝———

【就是我不聪明才会被我生母利用,我会赎罪的!】边说,边拔下头上的角———

【啊!】不少彩色的光从王敏月体内射出,而王敏月的身影也越来越透明———

【月月,你为什么这么做----老爸,你在干嘛?】乔文杰边输气给王敏月,边不解地看着佛祖不停地吸取从王敏月体内射出的光———

【先别问这个,不想她消失就快把她送进这尾端的房间里。】有意转移话题,快步往尾端的房间跑去。

乔文杰抱起奄奄一息的王敏月,带着怀疑的心跟上佛祖的脚步。

当尾端的房间一打开,乔文杰看到有三位光头似熟非熟的故人坐在佛祖佛像周围的坐垫里———

【马祖,你这是什么意思?!】咬牙切齿地瞪着看似心急的佛祖。

【快把月亮女神放在坐垫上,不然她就会消失了。】一脸着急的道。

【厚!】乔文杰无奈地照佛祖的话,把越来越透明的王敏月放在坐垫上———

这时,原本透明的王敏月突不再透明,还恢复成人模样,穿着和其他在座的三人一样的服装,
亮丽的长发也不见了,变成光头,而这时有三个白色大字“痴不得”出现在她的头上,不到一秒就直直进入她的体内,而她的脸色也越有越光润———

【痴不得吗?】王敏月先是慢慢念这三个字,后释然地一笑,像其他三人一样,双掌合起地闭目打坐。

【月月你----】

【施主,月月已往,现在你面前的是痴不得,阿禰陀佛。】泰然地道,双眼还是紧闭。

【这----】乔文杰一脸不解地看向佛祖(成佛前的名字是马祖),而后者只是无奈地叹气———

【唉,看来你不是我要找的“爱不得”!】佛祖一脸失望地看着乔文杰。

【嗄?!】这时的乔文杰更加困惑。

而佛祖也没空帮他解惑,一脸凝重地看着脸色惨白的其余三人,也就是“恶不得“、“慾不得”和“恨不得”————

【你们还好吧?】边问,边向他们输气。

【----还挺得住。】慾不得带头答道,声音有些虚弱。

【再忍耐一下,我很快把其余“三不得”找齐,到时候你们就能解脱了。】还在输气,脸色有些苍白。

【师傅,刚才师母说----】

【她不再是你的师母!】佛祖突然发火,一时忘了收气,口吐白沫地倒下地———

【师傅。】慾不得三人和痴不得突然睁开眼,一脸忧虑地盯住倒地的佛祖。

乔文杰也心急地来到佛祖身边,不断帮他输气,:【你还好吧?】

【我---没事!】佛祖深吸口气,愧疚地看着眼前的四人,道:【对不起,如果当初不是我心软,就不会让她有机会伤害你们,我----】

【师傅,您别说了。】恶不得漠然地开口,道:【我不认为这只是伤害,起码在这个过程中我学会了爱人和被爱,遗憾的是我不能好好地履行一位母亲的义务。】突然忆起在远处的前世儿子们。

【恶不得,你不恨我吗?如果不是我当初的心软,你也不会被自己的恶意吞噬,我---】

【这可能是我命定的劫数,躲不过。】一脸平静。【不过师傅,刚才龙雪希放话说要跟你来场当面对决,看来她好像看穿了你的计谋。】

【我----】

【爸,你到底有多少秘密没告诉我?】乔文杰开始觉得眼前的父亲很陌生。

佛祖一脸凝重地望着乔文杰,叹气道:【唉,看来瞒不了你了,你还记得我之前不是有串佛珠遗失了吗?】

【记得啊,当时你跟妈吵架时被妈拿走———该不会妈她----】突然想到可怕的事,乔文杰一脸震惊地来回看着佛祖和坐垫上四位不得大师。

【你妈因不满我为了成佛放弃她,就偷走我的七情六慾佛珠,还恶化它们。】佛祖边说,边握拳。【你妈以为这些佛珠代表我的七情六慾,恶化佛珠,就可以让我重新爱上她,跟她重叙旧好,但她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些佛珠是用来克制七位情欲很重的人,如果离开佛珠或被恶化,他们就会被本身的情欲控制,进而做出----】

【就像织女毁了天界、天龙陷在曹雅莉和幻影之间、巧儿令凡人变魔人,还有月月刚破坏精灵界的和平。】乔文杰脸色也变凝重。

【这都是你那疯妈妈搞出来的,她----】

【过去的事已经不能再改变了,就不要再追究,师傅您现在应该赶快找到剩下的三位师弟妹,要赶到他们做错事前阻止他们,不然-----】慾不得忍不住打断佛祖继续回忆过去,脸色凝重地道: 【龙雪希已经查出其余三位师弟妹的身份,看来她已经在准备对策来对付他们----】

【放心吧,我对爱不得他们有信心,他们不会这么容易被打倒。】佛祖感概地道。【文杰,你可以帮忙在这待会儿吗?我需要你的能量来帮他们恢复元气,好抵抗他们体内的情欲。】

【嗯。】乔文杰只是点头,后便凝聚内力,向慾不得他们输气———

而佛祖也不打扰他,从容地离开———

【佛祖,我----】

佛祖一出房间,就看到不该在此出现的仙人———

【你怎么在这?】

【佛祖,我知道不该在这,但我想见月月,我-----】

【王母,你应该知道月亮女神一进这个房间,等于她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应该-----】

【我知道,但我想告诉月月我真的是她亲生母亲,我是龙族的二公主,龙雪卉。】一脸心疼地盯住紧闭的房门,其实她要看的是房门里的“痴不得”———

【二公主,你应该知道我们的计划,你----】

【我知道要把雪希导回正路就必须靠七情六慾珠,而这佛珠已被雪希分散恶化,要重新找回它,再把它净化,而净化它期间佛珠的持有者不能有任何杂念,我只是想在月月还没开始净化前再见她一面,告诉她真相----】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告诉她真相等于告诉她之前所做的事都是错的,她信错人,还害了
无辜的精灵族,你认为她不会崩溃吗?】

【我----可恶!】王母娘娘(龙雪卉)悲愤地紧握双拳,怒气冲天地离开地下室——

佛祖知道她是去找龙雪希问罪,但他没阻止她,反而往地下室另一个方向前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

好友

1739

积分

白银长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6-5 06:48 PM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当信任遇上背叛时

同一时间                仙界地下室另一个秘密房间里(月球)


【观音?!】王净随着左以甄(里面的灵魂是女娲)进到仙界地下室某一间房间,在那里她看到被冰化的观音,不懂为何她感觉眼前的观音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像———

【妈?是你吗?】王净激动地来到观音面前,想伸手触碰观音,但又怕———

【-----】观音依然一动也不动。

【观音之前用自己全部的仙力来净化那些被织女带来的病毒感染的仙家们,你也知道我们神仙一旦仙力用尽就会----】

【所以,观音也是间接被我妈害死的?】不怪得她会在观音身上发现她母亲,瑶池圣母的味道。

【如果我告诉你这些都是你佛祖爷爷的计谋,你信吗?】左以甄试探地问。

【你这话什么意思?】王净皱眉问。

【你也知道佛祖在成佛前是某个国家的王子,而王子一定有个王妃,他的王妃为了让佛祖回心转意,就偷了他随身佩戴的佛珠,还恶化它,她认为恶化佛珠就会让佛祖失去成佛的心,但她不知道的是那佛珠里装的是七个很重的情欲,恶化佛珠等于把那些情欲释放出来,而情欲一释放出来就会回到它的主人身上,也就是佛祖的弟子———】

【你该不会想告诉我织女会毁了天界都是佛珠被恶化的结果?】开始头痛。

【是的,织女是佛祖七大弟子之一,还有----】

【马天龙和纪巧儿吗?】

【还有你的养母,月亮女神,他们都是----】

【碰!】放在角落的花盆突然破了,吓坏了幼小的王鑫———

【妈咪,你怎么了?】王鑫胆怯地问。

【被人---啊不,是佛气的!】王净愤怒地看向左以甄,问:【你该不会要告诉我当年你跟我妈上演的姐妹为爱闹翻的戏码也是佛祖爷爷的计谋?】

【一半是,一半不是,其实当年瑶池姐姐的确有爱过魔王,只是不深,是佛祖他----】

【为了对付他的王妃,要你和我妈一起假装不和,再叫我妈控制魔界,而叫你把自己的元神和真身分开,分散在人界,故意让他的王妃以为自己的计谋成功,然后再跳出来取笑佛祖爷爷的用人不善,是吗?】

【你----是怎么知道这的?】左以甄不解地望着眼前愤怒的王净。

【是你的真身告诉我的。】王净冷笑道。【你们应该没料到我会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你的真身,而她在恢复前世记忆后告诉了我佛祖的计谋----】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有些戒备。

【坐时光机从十年前回来后,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王净突然眼神凝重地望着左以甄,一字一句地续道:【她说她的元神很快会来找我,然后要我帮她做一件事,一件我不会拒绝的事,不知她有说错吗?】

【这----】

【看来她比你快一步行动。】已经冰化的“观音”突然开口,而她的声音是王净最熟悉的声音———

【妈---真的是你吗?】王净激动地回头看向冰化的观音,不知所措。【她没骗我,妈你真的没死,你----】

【我已经不是你妈了。】“观音”神态自若地道。

【不管你用谁的身体,你永远都是我妈。】边说,边把右手放在“观音”的胸口上,暗中运气【我知道现在的你很虚弱,需要一个身体来养伤,而观音的身体就是最好的“疗伤地”,不用担心,我会守护你的。】还是不停地向“观音”输气———

【这也是我的真身告诉你的?】左以甄疑虑地问。【我很好奇我真身的身份。】

这时,王净刚好收掌,有点喘气地对着“观音”道:【我的这些一点灵力算是报你的生养之恩,以后不管你们要再做什么,我都不管,也没本事管,反正从出生开始我的人生就不是我自己的,现在我要过属于自己的人生,你们不会反对吧?】麻木地道。

【净儿,我----】“观音”终于睁开眼,心疼地看着眼前的王净。

【三仙女,你----】

【三仙女已死,我现在的名字叫王净,养母是王敏月,生母是瑶池。】面无表情地道。

【净儿,对不起,你走吧,去追求你自己的人生吧,不需要----】

【姐,你怎么可以----】

【我不忍心看到自己女儿痛苦的样子,我要她快快乐乐地活着,不行吗?】“观音”(体内的灵魂是瑶池)泪流满面地道。

【那龙雪希那里----】

【我自有打算。】若有所思地道。

【这----】左以甄突然无言以对。

看着左以甄和瑶池的对话,王净没什么表情,只是有礼地向瑶池告别,后就牵起王鑫的手,离开仙界地下室。

寄身在观音身体的瑶池只能带着不舍的眼神望着他们的离开。

而左以甄也无语地看着他们离开,心里在盘算待会要怎么跟佛祖交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JBTALKS.CC |联系我们 |隐私政策 |Share

GMT+8, 2022-1-22 10:22 AM , Processed in 0.13003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Thanks to ImageShack for Free Image Hosting
Ultra High-speed web hosting powered by iCore Technology Sdn. Bhd.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本论坛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3-2012 JBTALKS.CC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联盟网站:
JBTALKS 马来西亚中文论坛 | JBTALKS我的空间 | JBTALKS部落 | ICORE TECHNOLOGY SDN. BHD. | GXUnlimited-ECSHOP | TM UniFi | TM Streamyx | TM Fixed Line
www.jbtalks.cc | mobile.jbtalks.cc | www.jbtalks.com | www.jbtalks.my | www.icore.com.my | www.icorehosting.com | www.icorehosting.net | www.cttsite.com | www.icore.my | www.lpohchin.com
bbs.jbtalks.cc | bbs.jbtalks.com | bbs.jbtalks.my | bbs.jbtalks.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