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TALKS.CC



查看: 1401|回复: 3

[长篇] 女生宿舍

 关闭 [复制链接]

25

主题

0

好友

627

积分

青铜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1-19 02:43 AM |显示全部楼层
住宿規定 公告

人群圍在一處車禍現場。發生車禍的是一輛休旅車,因為在高速公路上車速太快,導致失速撞上路旁的交通號誌牌,前半部車身幾乎全部毀壞,凹陷進去。

警察正檢視著車禍發生的原因,與畫上車禍發生位置的記號等,而救護人員急忙的將車內的三名乘客救出車外。

看見車子爛成這樣,原以為車內應該不會有人存活了,其中一名較為細心的救護人員卻發現到坐在後座的一名少年,似乎還有生命跡象。

他們趕緊將這名少年,送往大醫院急救。經過一番緊急救治,院方仍宣佈少年傷勢過重可能活不過一天。

少年的一名親戚聽到這個消息,不願相信院方所宣佈的事實,把少年轉到自己經營的一家私立大醫院作緊急救治。

正常來說,就算轉往別的醫院作緊急救治,病床首先推入的地點,也應該是急救室或者是手術房之類的地方,好作急救。

但這名少年的親戚,在把少年轉到他醫院之後,病床首先推入的地方,不是手術室之類的地方,而是一個通往地下室的運輸電梯,並按下最底層地下十樓的按鈕。

電梯門打開,他命令早已招集好正在待命中的醫生們,趕緊把病床推入這一層樓最深處的一間房間。

房間室內相當的廣大,除了正中央架設了許多設備的手術檯以外,其他位置都整齊的擺滿了一橫排,直徑約一點五公尺圓柱形透明玻璃的機械儀器,那像是個培養槽。那些玻璃管裡,灌滿了如海水般蒼藍的液體。

最令人詫異的是,每一個培養槽裡都保存一種奇怪的生物。那些生物,有的長相明明是條牛,卻擁有人的外型。有的生物,應該稱作老鷹,有著鷹頭、一對羽翼、利爪,但卻多了獅子的身軀。還有的只有一條狼的身軀,卻有三個狼頭。

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這種充滿奇怪生物的地方,與其說是醫院,還不如說是個生產怪物的生化研究所…

少年的親戚向圍在手術檯前的醫生們,命令道:「你們給我聽好!無論如何都要給我救活他!」

「院長!看他的傷勢可能救不回來了…」眾多醫生看看躺在病床上的少年,以及病歷表,幾乎都異口同聲這麼說。

「哼!別跟我說不行。虧你們還自稱是亞洲屈指可數,專業知識最高明的醫學專家和生化學專家!」少年的親戚,因那擔心命在旦夕的少年,讓他失去理智幾乎快破口大罵。

眾醫生似乎因院長的指責而紅了臉,為了挽回面子,正統的救法救不回,只好紛紛轉往想其他辦法。

「院長如果把他改造成生化戰士如何?或者只留著腦袋其他地方給他機械化?要不然給他注入生物基因,就蜘蛛的基因好了,這樣世界上就多了一個蜘蛛人。呵呵!」

「吼!你們敢亂來,我就把你們裝桶灌水泥丟到太平洋去!」

看見院長真的發飆了,眾醫生皆沉默了下來不敢亂提意見。眾人皆保持沉默的過了一會兒,才有人提出意見。

「如果院長肯動用那項,尚在實驗階段的腦域開發計畫,也許有機會能救回這名少年。」

經過這麼一提醒,他也才想起有這麼一個計畫。那是一個開發未知腦域用以激發人體潛能的計畫。

人腦擁有影響人體的一切功能,包括五官系統、自主神經、內臟器官等生命系統。而人一生至死為止,其中腦域開發百分比最高的人-愛因斯坦,他也僅僅開發腦域之中百分之十二的區域,全世界便讚頌他為天才中的天才。

因此,為了探知腦海未知領域,便出現了這樣計畫。而計畫中就有一項是激發人體超強的恢復力。

由於這是一項尚在實驗中的計畫,用在人體上會出現什麼樣的副作用是個變數,甚至會不會成功都不確定。

但這卻是最為人性化的拯救方法,他不想讓少年一覺醒來,發覺到自己變成機器戰警或是魔鬼終結者,更甚至變成什麼蜘蛛人…

「好!就用那套計畫。」

這名院長的命令一出,底下的醫生們便開始迅速動作起來,搬出了許多精密儀器將少年的手術檯團團圍住。

而這時,一名醫生從電梯門口跑了出來,一臉緊張的樣子,跑向那名院長,對他報告說:「院長,剛剛收到消息,陳先生緊急招集十二院的院長,要所有人全部到總部去開會,說有要緊的事情要宣佈。」

院長聽到這個消息,一臉擔心的神情,立刻化為嚴肅的表情。似乎他非常看重這件事情。

他沉默了一會兒,低著頭像是喃語似的沉聲說道:「我不去了。那傢伙八成是想要緊急調動『十二神』為他辦些什麼的事情吧。我們沒有那種東西,去了也是沒用。」

他抬起頭來,對著那名向他報告的醫生,說道:「你代我出席,『金主』要是問起來,就說我外出作研究不在研究所裡。快去!」

「啊?這樣不好吧!您已經好幾次沒出席過了。這樣下去還會再被刪預算金的。」

「吼--囉唆!反正都不是第一次了。只要這個實驗計畫成功了,到時預算金要多少有多少,擔心什麼。還不快去!」沒等那醫生回話,他便將那醫生趕了出去。

他回過頭來望著躺在手術檯上的少年,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語:「希望實驗能夠成功…」


住宿規定 第一條 色狼請自律

大台北裡的某一間公寓。

「欣姨!誰搬進來都可以,但是就只有這個色狼,我們堅決反對。」一名未滿二十,有著活潑俏麗氣息的漂亮美眉,她正用著嚴肅的表情,詢問這棟公寓的房東,也就是我的阿姨-李欣欣。

我跟他們一樣都習慣叫她欣姨,她是一個年近四十好幾卻仍有辦法裝可愛的女人。請容許我這麼形容她,要不然我想不出任何一種形容詞,可以刻劃出我看到她裝可愛時,那種噁心欲嘔的感覺。

此時此刻,我與欣姨二人正在公寓一樓的客廳裡,聽著住宿在這一棟公寓四名女房客那強烈的反對聲浪。

他們在反對什麼?是的!他們反對我住進這棟目前只有四個女房客的公寓…。

欣姨眨眨她那自稱永遠水亮動人的大眼睛,回答那漂亮美眉:「第一,他已經解釋過了,那是一場誤會。噗!呵呵呵,想到就好笑。」

「欣姨…」我沒好氣的瞪著她。

「好好,阿姨不笑你。第二,他才剛考上附近的大學,目前沒地方可住,重要的是他家境有困難,租不起房子。沒辦法!誰叫他是我侄子,你們說我這個做阿姨的能不幫忙一下嗎?」

四女對眼相看了一下,交頭接耳,討論彼此的意見。

最後他們有了結論,剛剛那名美眉繼續說:「那好!我們給這個變態三個月的時間緩衝。三個月後,要是他不搬出去我們就搬走。這是我們最後的退讓!」

提到這變態兩個字眼,坐在對面的四名美眉,還用著厭惡的目光對我投射過來。我不禁很無力的低下頭,接受他們的指責。

不過,想起下午那火辣的畫面,還真是叫人亢奮…

今早才剛搬進這棟公寓的我,由於委託的搬家公司說他們只負責運達,如果幫忙搬還要另外加錢才行,荷包相當緊的我為了省錢只好親自下海做苦力。

獨自一個人搬著沉重的電腦、書桌、簡便衣櫃等,將這些重量級的傢具,搬入公寓後才看到欣姨為我安排的房間是在五樓。看到差點沒流出眼淚…

該死!自己搬也就算了,還要從一樓搬到五樓。一股深深的無力感蔓延上心頭,直到把東西搬完後,我也累倒在房間中的床上睡死了。

一直睡到被樓下的喧鬧聲吵醒,我才想起欣姨跟我說過,這棟公寓還另外有四名住客。我這個新來的住客,應該下去跟他們打聲招呼比較好。

走下四樓後,入眼的是四名只穿著內衣正在打鬧嘻笑的漂亮美眉們。那因嘻鬧而顯得桃紅嬌嫩,窈窕而雪白的侗體,搭配上四張各有氣質特色天使般美麗的臉孔。

心中在狼嗥。天啊!這…這實在太養眼了!

身為正常男人的我,怎麼可能會別過頭去,放棄欣賞這美麗動人的畫面呢!別告訴我你會,打死我都不相信。

很快的在幾聲尖叫當中,我被誤認是潛入民宅的小偷,迅速的給其中一位美眉制伏。

在我邊被挨揍邊解釋的情況下,他們才相信我也是這邊的房客不是小偷。爾後,接下來的情況就像現在,他們要欣姨出來解釋。

到是他們提的三個月緩衝時間啊!也好,到時候我大學生活也差不多穩定下來了。只是到時可能再也沒辦法看到,眼前四位貌美如花的漂亮美眉了。唉!還真是有一點遺憾…

欣姨望見我也點頭同意後:「就三個月吧。那時他也應該找到一份工作,有能力搬出去住了吧!希望這一段期間你們可以好好相處。」

我禮貌的站起身,向眼前四位美眉道:「謝謝你們的幫忙!我叫項羽。這三個月,請多多指教了!」

「哼!」四位美眉毫不給我面子,完全不理會我,紛紛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間。

我苦笑望著笑倒在一旁的欣姨。

尷尬…

我叫項羽,今年十八歲,身材普普通通,連樣子都是普普通通。剛考上這棟公寓附近一所普通公立大學的我,是個很平凡的學生。

身為獨子的我,本來生活無憂無慮,可沒想到今年暑假一家三口歡喜的出外旅遊,卻演變成一場車禍,將我老爸老媽送上了天堂,而我大難不死的在醫院躺了兩個多月。

也許是我真的有如蟑螂般的生命力,恢復力極好,本來預計要五個月才能好的傷勢,兩個多月我便恢復的差不多了。

但一直到前幾天出院時,我仍然覺得腦袋昏昏沉沉很不舒服,好像有東西卡在腦袋裏面,我在想會不會是在車禍時連帶著把腦袋也撞壞了。

出院後我才知道本人已經是一身了然,老爸在高速公路的車禍被法院判定成個人疏失,而撞上的那交通號誌便成了蓄意毀壞公物要罰款賠償。

政府的罰款賠償、老爸老媽的葬禮以及醫院的醫療費、住院費,這些債務將老爸老媽所留下的遺產給吃的一乾二淨,所剩無幾。

因此,還是學生的我自此生活便陷入困境。其他親戚見到生活陷入困境的我,怕我這個瘟神沾上他們便紛紛躲避不見人影,只有欣姨一個人站了出來幫助我。

這時,也才讓我體會到金錢的重要,有錢才會被人看的起。

體會到這種認知,本來打算放棄繼續就學,開始賺錢養活自己,但在欣姨的勸說與鼓勵下,以及台灣那學歷至上的社會制度下,我最後還是決定繼續就學。

不過,我仍是要為我的生活費所苦惱。錢啊!我要錢!

欣姨告訴我,與我住同一棟公寓的那四位女房客,同樣是大學生,也是讀這棟公寓附近的一所大學。

那是一所出了名的『貴』族學校,專門給企業家、政治家與地方豪門的子女就讀。至於為什麼那麼多大人物,會把子女送進那所學校就讀。我想就是因為『貴』吧!因為價錢『貴』,所以品質才高『貴』。

讓我驚訝的是我的大學與那所貴族學校,兩所大學的位置非常的接近中間只隔了幾條街…

欣姨也非常好心,為我一一介紹了那四名女房客。四女裡面氣質較為活潑俏麗的,也就是方才與欣姨談條件的那名美眉叫做周昕,就讀資訊系,四女裡面就屬她最擅長於交際。

氣質感覺較為野性豪放的叫劉芸妃,就讀體育系,專長是中國武術,今天下午迅速將我制伏的美眉就是她了。母老虎一個!

另外兩個較為文靜,氣質感覺清純優雅的叫季虹,就讀護理系。氣質感覺較為冰雪美豔的叫林語兒,就讀機械系。

他們都是大學二年級生,一年前四女一起搬出她們在學校的宿舍,轉而找了欣姨這棟公寓一起搬進來。至於,為什麼他們會搬出宿舍,欣姨也不知道。

不過,光看他們就讀的貴族學校就可以猜測到,各個八成都家財萬貫,出自名門的大小姐…

唉…真不知道是該羨慕還是忌妒。

隔天,我一大早揉著惺忪的睡眼,坐在一樓大廳,手拿著報紙啃著饅頭,看看有什麼好工作可以讓我工讀賺點生活費。

原本以為那些嬌生慣養的大小姐,八成會睡到中午才懶散的起床。可沒想到報紙還沒看完一張,就看到其中一名大小姐,哼著小曲輕快的走下樓梯,她好像是讀體育系的劉芸妃。

劉芸妃看到我坐在大廳,態度立刻變的冷淡,人也轉身走上樓,彷彿看到我以後方才的一副好心情,一下子全沒了。

呃…她這是什麼意思,我真的有那麼討厭嗎?

算了…還是別理她了,繼續翻我的報紙找工作。

「喂,色狼。拿去看!」劉芸妃不知何時候又走回到大廳,遞給我一張紙條,人轉身又離去。

挺好奇的!她給我這張紙做什麼啊?

暈…那竟然是一張住宿規定條文,規定我在這一段期間住宿所要注意的事項。


[ 本帖最后由 TooCool1026 于 2010-1-19 12:06 PM 编辑 ]






25

主题

0

好友

627

积分

青铜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1-19 12:27 PM |显示全部楼层
『色狼住宿期間相關規定:

一、 色狼嚴禁攜帶朋友或女伴進入宿舍。若違規不管原因為何,一律視為意圖不軌。

二、 色狼必須要分擔公寓的整潔以及水電公共費用。若是繳不出來,美女們可暫時代墊,但需酌收利息,利率計算為百分之二十/天。

三、 第三、四樓層為美女們的居所,嚴禁色狼進入!若不聽勸告擅闖,將視為獸性大發的禽獸予以獵殺。

四、 一樓大廳美女們的朋友接待區,一但美女們在接待朋友,色狼絕對不可以出現在一樓,即使有急事趕著要出門也不允許。附註:要是真的很緊急的話,建議可以從二樓跳窗。

五、 色狼嚴重禁止在宿舍酗酒、抽煙以及做出生理需求上的猥褻動作。

六、 美女們在二樓洗澡,色狼必須把自己關在房間,不得任意走動,否則將視為有偷窺嫌疑,將給予嚴懲。

七、 …八、…九、…

十、規定將視情況而增加,色狼決不能有怨言。

以上規定皆須遵守並且不同意不行。規定負責人簽字-劉芸妃。』

看完差點沒暈倒,住這裡比蹲監獄還慘。訂法規就算了,還需要每一段話都要加上色狼兩個字嗎?

最令我心酸的是那位劉大小姐,最後還列上了許多有關性騷擾與性侵犯的法律條文給我看…

真不知道這張是住宿規定,還是特別用來整我的條款…

算了!沒有辦法,寄人籬下不得不低頭。我不想讓欣姨難做人,因此選擇了默默妥協。

在宿舍裡蹲苦牢似的過了三天,我總算找到一份很不錯的晚班工作。那是在我那所大學附近的一間電腦量販店裡打工做內勤,時薪有八十元。下了課以後馬上便可以到工作的地方打工,實在方便的很。

至此開始到我大學開學的這一個禮拜期間,白天我不是在外面閒逛熟悉環境,就是跑去大學圖書館裡找幾本書看,到了晚上便到店裡工作,直到晚上十一點以後才回到宿舍洗澡睡覺。

在我有意的躲避下,這一個星期根本遇不到幾次那四位大小姐,不僅他們開心,我也輕鬆,何樂而不為呢?

開學後過了一兩星期的大學生活也實在頗為無趣。班級上許多到了這年紀尚未有女友的男同學,有如餓虎豺狼般強烈的性飢渴,每天不是大聲吶喊聯誼,就是哪個社團有漂亮美眉,一窩蜂跑去入社虧美眉。

「阿羽!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聯誼,我認識幾個非常正點的漂亮美眉喔!」目前
在大學裡和我最熟的同學-徐維亞,就是非常典型的範例。

「謝了,我還要打工呢!」像我這種窮人,每天除了讀書之外,還要賺錢養活自己,哪有其他時間可以去玩啊!

「少來!我們這次聯誼排在這個星期天,別說星期天你也要打工!」

「呃…星期天啊?是沒工作。」雖然是沒工作,但我比較想在宿舍好好睡上一覺,解決掉這一星期以來的勞累。

「對啊!既然沒工作又放假,那就一定要出去玩。不要老是躲在家中,出來跟我們去見見世面。」

「呃…」我不覺得跟他們去看美眉是所謂的見世面,而且宿舍那四位大小姐就可以說是非常的正點,如果只是單純要看美女的話,那我還不如回宿舍…。

「好啦!只要肯你去,我保證你摩托車後座只會有美眉不會出現恐龍。」徐維亞看見我似乎有點不甘願,趕緊加足馬力勸說著。

「最好是!載美眉不是都用亂數抽籤的嗎?」我才不信他的鬼話。憑運氣的東西誰拿的準。

他一臉憤慨的拿出兩把特製的木籤。「不信我!抽一支,老子表演給你看!」

我從其中一把抽出一支,號碼是六號。他隨即從另外一把抽出一支同樣是六號的木籤!無論是幾次他都能對上我的號碼,天啊!這也太猛了吧!

「哇靠,真厲害!」我由衷的讚嘆著,真不知道他怎麼用的。

「哈哈,小意思啦。」維亞高興的大笑起來,頓頓又道:「不過我幫你之後,無論如何記得一定要留她的電話喔!」

「呃…為什麼?」

「豬頭!要是你不想虧的話,也可以介紹給我認識啊!」

這才是他的真心話吧…

台北大學生的聯誼勝地,不外乎烏來、陽明山、三峽、淡水漁人碼頭等等。

我應同學邀約聯誼集合的地點在台北車站,聯誼預定目的地則是在漁人碼頭。

只是打死我也沒有料想到,維亞聯誼的對象竟然是那所貴族學校資訊系的某一班,而且還是四位大小姐之一的周昕他們的班上。

別問我,我為什麼會知道?因為我看到她在聯誼對象的女生群當中…

不可否認的,活潑俏麗的周昕在那一群女生當中,特別的突出,她的美讓週遭的女孩相形失色許多。

周昕見到我也一臉驚訝,冷哼一聲馬上別過頭去不再看我。

慣例,眾人集合後抽籤決定男生摩托車身後所載美眉是誰。

我趕緊向維亞示意,指著周昕然後搖搖頭。意思是要維亞使出他的絕技,千萬別讓我載到周昕,要不然我很難想像待會那一小時多前往碼頭的路程會有什麼慘痛經驗。

維亞看看周昕,然後猛點頭比出國際手勢OK!呵呵,真的是好麻吉。

維亞遞給我的木籤上面號碼是三號。

「請問三號是哪位?」我朝女生群中問著。

「這邊。」女生堆裡發出一道清脆甜美的聲音。呵呵!聲音真甜,想必也是個美女吧。

「是你!」這句話不知道是我還是她發出的。反正,當我們兩人面對面看清楚對方的時候都嚇了一跳。

是的!周昕手上拿的正是三號木籤。

她面色不悅的瞪著我。臉上寫明了『倒霉』兩個字。

吼---!該死的徐維亞,他一定是故意的!


住宿規定 第二條 英雄變狗熊

我騎著重型125機車身後載著周昕,以時速100、110的速度,從車站一路飆到碼頭,遠遠的將車隊拋在後面。因此我們提早了快半小時到達漁人碼頭。

這一路上我們幾乎都沒聊什麼話,我顧著飆車,嚇的她死命抓緊我,眼睛緊閉連睜都不敢睜。

直到碼頭停車場時,她才敢睜開雙眼,雪白肌膚因為過度刺激,鋪上一層紅粉,紅噗噗的煞是可愛。

周昕氣呼呼的嗔道:「死色狼!騎這麼快做什麼啦。」

「嘿嘿!不好意思,我騎車就是這樣。」我實在不想帶著她騎車兜風,天知道回到宿舍之後,她會跟她室友說些什麼閒話。

「哼!」周昕別過頭走去,不理會我。

我與周昕在碼頭裡露天咖啡廳,分別找了個座位各自坐在一邊。

我心情愉快的喝著咖啡望著來去的行人,其實放假能像這樣悠哉的出來走走也不錯。

自從老爸老媽上天堂以後,我心情就沒有如此好過,也許能惡整到那位大小姐也是讓我心情好的原因之一吧。

倒是,我遠遠的望著獨自坐在另一端的周昕,還真是魅力無窮啊!我們不過才坐了十來分鐘,就已經有兩、三批男生過去虧她。

因為她的魅力,我不禁仔細的打量起她的樣子。秀長柔軟染成暗紅,長度未至肩膀的短髮,溫柔的依附在她的臉頰旁,隨風輕柔的飄著,與她那可愛俏麗帶點嬰兒肥的橢圓臉蛋,把她那活潑可愛好動的氣質給完全襯托出來。

她身高不高,大概只有一百六十來公分,身材大致上看的出凹凸有致,只能算的上是普通貨色。不過,配上她那可愛的臉蛋,卻給人感覺到這才是最完美的組合,多一分太過艷麗,少一分太過青澀,都無法搭上她那可愛的臉蛋。

周昕瞧見我在注意她,扮了一個鬼臉給我看,就撇過頭去。

真沒禮貌…我本來還再擔心就放她一個人在那邊會不會出什麼問題。不過,她看起來倒也應付自如,應該不需要我過去雞婆才對。

過了不久之後,我喝完了一罐咖啡,看看錶上的時間,車隊也應該差不多快到這裡,也該是過去準備跟他們會合的時候了。

我們會合的地點是木棧道過了情人橋後,那在附近的小餐廳。

於是,我轉過頭去望向她的位置,原本打算找她一起過去跟維亞他們會合,只是不知道何時周昕卻早已經不在位置上。

我想她可能自己已經先過去集合的地點了。算了,也好,倒是不必浪費我的口水。

由於那邊還挺偏僻的,除了幾棟房子之外,就只剩下佈景的草地公園,然後再過去就出海口了,所以大部分的人除了用餐時間或者是照相之外,沒什麼人會特地走到這個地方。

只是走到預定的集合地點,卻沒有見到周昕的蹤影。怎麼回事?她走錯地方了嗎?還是,先到別的地方逛逛去了?

我正好感到有些奇怪時候,卻聽到一陣吵雜聲,將我注意力吸引過去,那是從草地公園那邊傳過來的。

踏著草皮穿過稀疏的幾棵柏樹,卻正好讓我發現到周昕的蹤跡,但是這時卻另外還有三名不知從哪來的地痞正好糾纏著她。

「放開我!不然我要叫了哦!」周昕想要甩開其中一名抓住她手的地痞。

「嘿嘿!你盡量叫,來多少人,我就打多少人!」其中一名光頭的地痞狂妄的奸笑。

這時候,我是不是該過去英雄救美一下呢?不過,非常有可能還沒當英雄之前先做成狗熊。沒練過什麼武術的我,別說一打三了,搞不好一打一都會被打成滿頭包。

雖然,我不是很喜歡那四位大小姐,可是有認識的人在我面前出事,我還是無法當作沒看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2822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10

发表于 2010-1-19 06:27 PM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哦~~~
楼主再加~~~
em002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0

好友

627

积分

青铜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1-19 06:56 PM |显示全部楼层
我趕緊跑了過去,很客氣的對他們說道:「三位大哥!不好意思我的朋友,哪裡犯著你們了嗎?」老實說,我膽子也沒大到哪裡去,眼前三個地痞看起來非常的凶惡,我挺害怕的。

周昕眼神中流露出錯愕的感覺,好像我會來幫她是非常神奇的事情。

「操你X的!滾開,過來湊什麼熱鬧,欠打!」一名矮胖的地痞二話不說,直接一腳在我的腰上,我登時被踢倒在地上。

真他X的!那一腳真是有夠痛。心中怒火熊熊的燃起。我真想回送他一拳,就這樣跟他們打起來,打輸大不了再住院一次而已。

可是,我想到要是萬一沒三秒鐘就給打趴了,那三個地痞真不知道會對周昕做出什麼事情…

我強忍著怒氣,爬起身再向他們道:「對不起,請你們別再纏著她。我們的朋友就快到了,我不想惹事!如果你們馬上離開,剛剛的事情我就當沒發生過。」

「哈哈哈!你看那白痴在胡說些什麼。」光頭地痞狂笑。

「我說請你們別再纏著她…」我耐性實在不是很好。

「靠!你知不知道,老子可是『帝龍幫』的堂主!沒有人可以指揮我做什麼!」光頭地痞發狠向另外兩個同伴下指示。「操!給他死啦!」

兩個地痞收到指示,抄起身旁草地上能拿起的東西,狠狠的朝我打過來。

遭到毆打的我全身摶結在一起,強烈的痛楚在我全身蔓延開來,剛康復的身體承受不強烈的毆打,我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住手!不要打了!!」全身強烈的疼痛,讓我意識模糊不清,我只能隱隱約約聽出那好像是周昕的聲音。

「嘿!靠,廢物一個。」光頭地痞輕蔑的冷笑,朝著我吐了一口唾液,他又指示著另外兩個地痞,淫笑道:「把這個女的帶上車,老子要她今天晚上爽到不能睡。嘿嘿嘿!」

「不要!放開我!」周昕哭叫著,那柔和甜美的聲音,現在已經沙啞變了音調。

事實上,我與她連朋友都不是,根本一點關係也沒有,實在沒有必要這麼幫她。為了她讓我給人打的遍體淋傷,倒在濕溫的草地上動彈不得。

搞不好,這一趟回去,她還會笑我雞婆多管閒事吧。嘿!所以我還是就這樣趴著別再起來了,別再這麼雞婆,遭受到這種無謂的痛苦!

但聽到她那沙啞的哭叫聲,那疼痛不堪使不出一點氣力的身體,彷彿湧出了氣力,將我的身體支撐了起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雖然站了起來,身體卻搖搖晃晃好像隨時會倒下,意識模糊的我根本搞不清他們人到底在哪裡。

「放…開她…」這時候的我只想著一件事,不能讓他們帶走周昕。

「幹!廢物,去死!」隱約看到光頭地痞在地上撿了一根粗糙的木棍,像打棒球一樣,狠狠朝我的腦袋K了下去。

磅!一道極大的響聲在腦海裡炸開,腦袋感一陣強烈暈眩與刺痛,眼前閃現白光,緊接著陷入一片黑暗,我的意識漸漸失去對週遭事物的感覺。

在昏厥過去前,我依稀聽到周昕淒涼的慘叫聲:「不要---!」


哇嗚-!睡的好飽啊!

我緩緩的張開惺忪剛睡醒的睡眼,入眼的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四周環境相當黑暗,只有著些微的亮度。我腦海裡登時出現問號,這裡是哪裡啊?我人不是在碼頭嗎?

當我想轉動感覺痠麻的身體,看清楚四週環境,卻給強烈的刺痛感給阻礙了。強烈的疼痛,讓我哀號似的慘叫:「痛!痛!痛!痛!」

「你醒了!」一道輕柔的女聲驚喜的說著,那好像是周昕的聲音。

「周昕?」我轉動唯一還不會太痛的頸子,望向我身旁的位置。周昕俏麗的臉龐變的有點消瘦,美麗的雙眼也略顯得紅腫,讓她那份活潑可愛的氣息添上許多柔和的美。

與先前在宿舍所見到的周昕比起來,現在的她真的好美啊!我那不爭氣的心因為她的美而活躍加速跳動起來。

「你沒事吧?」周昕擔心的問著我。

「啊!我沒事。」她的問話讓我回了神。

而這時我才想起有一堆疑問,想找詢問解答才行。「對了!妳沒事吧!那些地痞流氓沒對你怎麼樣吧?」

「沒有。你被那些人渣打昏以後,還好你的朋友都及時趕到了,所以我才沒事。尤其是你那位叫徐維亞的朋友,他三兩下就打發走那幾個人渣,真的非常的厲害!」周昕的神情中流露出欽慕的眼神。

看到周昕她那般欽慕維亞的神情,讓我有點苦笑的感嘆,看來想要做英雄還是要有點本事才行。不然會落的像我這般下場,英雄做不成還差點做了『烈士』…

唉!哀傷。挺羨慕維亞的,能有這麼正點的美眉欽慕他。

倒是,唯一值得高興的是要是維亞真的有機會和周昕湊成一對的話,我倒是可以跟他要個一兩頓免費的中餐來吃吃,要他報答我!嘿嘿。

「你真的沒事嗎?你頭部傷的很重,需要好好休息靜養,別胡思亂想了。」周昕見到我突然神情鬰悶起來,擔心的問我。

「頭部?」我想起那時那幾個地痞,確實朝著我的頭狠狠的K下去。只是現在並沒有不舒服的感覺,反而比以前好很多,原本昏沉沉的感覺也不見了,思路相當清晰,感覺非常輕鬆。她不提我還沒注意到呢。

「沒事,好的很啊!」

「真的嗎?你知道你那時被送進醫院,馬上就被轉進手術室,對你的頭部進行開刀,聽醫生說好像你的頭骨給木棒擊碎需要動手術,後來又在你腦袋裡取出不少血塊什麼的,情況相當嚴重!

「醫生還說你運氣還算挺好的了,頭骨碎片沒直接傷到大腦,要不然很有可能變痴呆或成了植物人呢!」周昕想到當時的情況還心有餘悸的拍拍胸口。

「呃…有這麼慘啊?不會吧…」事實上,我真的感覺我腦袋的狀況超級好,我從未能想像腦袋竟能如此的舒爽、清晰,毫無從前那種沉重鬱悶感。

「當然啊,你知不知道你已經整整昏迷三天了!」

「什麼!三天。啊-!媽呀。」我驚愕的喊出聲,因為我想到打工的地方沒人報備我出事住院,鐵定會給老板炒魷魚了,想到之前的工作白做了,我就心痛…心痛我的錢。

又想到住三天的醫藥費、手術費,又是一筆龐大的費用,我就更心痛了!

「項羽…你沒事吧!怎麼突然難過起來了,是不是腦子秀逗了啊?」周昕緊張的詢問。

沒禮貌,妳才秀逗呢!呆女人,我在心痛我的錢!我心裡暗罵著沒有理會她。

「項羽,乖。告訴我,一加一等於多少。」周昕很認真的望著我。

這個呆女人是在耍我嗎……

「快點回答,不然我要叫醫生替你檢查囉。…我真的是很擔心你耶。」周昕認真的說著,紅腫的眼開始泛出淚光。

「二啦。」算了…就依著她意思也不會怎麼樣。看到女人的眼淚我就容易心軟。

周昕高興的展露了笑顏。「項羽,乖。那…一四五八七三加上五四一二七是多少呢?」

我想也沒想馬上回答腦海裡浮現的文字。「二十萬啦!」

「哇!你好厲害喔,我這問題問了那麼多人,從未有人能像你這樣答的這麼快,而且還是正確答案耶!」周昕非常的驚訝,她沒想到我竟然能答的那麼順口。

「耶?」聽到她這番話我才醒悟,她出了那道問題根本是想耍我嘛。只是我也感到非常錯愕,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答的那麼快。照理說正常的情況下應該沒有人有辦法回答那麼快才對。

想歸想,但現實上的問題又開始困擾起我,因此我沒有很注意去這件奇怪的事。

倒是,周昕露出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好像很想再出幾個問題來考考我。我沒給她機會問出來。

「請問,妳有詢問過院方我這樣醫療費要多少嗎?」對於很缺錢的我來說,目前這件事比較重要。

「我想想喔,差不多要十幾萬吧。」周昕稍微算了一下。

「這麼多啊…」對於我這個窮的可憐的人來說是個天文數字,這筆錢完全拿不出來。

周昕看到我面有難色,微笑著說:「別擔心,你的醫療費我會負責……先幫你出的,等你以後有錢在還我就好,不急。」話說到一半,突然頓了一下才繼續把它說完。

「真的嗎!謝謝。」我未想太多,聽到有人肯幫助我,我就很高興了。

「不過,我可是要收利息的喔…嘻嘻!」周昕笑的很甜美。

可是,此時我卻覺得她笑的非常的賊……她該不會是有什麼企圖吧。

當天晚上我在周昕的幫忙下隨即就辦了出院,與她一起回到了宿舍,而且還非常恰巧的遇上了另外三位大小姐…

「小昕妳這幾個晚上都跑去哪了啊?我們都找不到妳。」

「咦!妳怎麼跟色狼一起回來?妳不是最排斥這隻禽獸的嗎?」

「對啊?小昕,咦!妳眼睛怎麼哭的那麼腫。啊!我明白了一定是色狼欺侮妳,我們會替你報仇的!」

「沒…沒有啦!我跟色狼只是剛好在門口遇到而已。你們別誤會了!」

「呃……怎麼我們是在門口遇見的嗎…哦!痛痛痛…傷口裂開了!沒沒沒錯!我們是在門口遇見的…。我先回房了,妳們四位慢慢聊。」

「妳們別用這種曖昧的眼光看我啦!我跟色狼真的只是在門口遇上……好啦!我說實話。……妳們有沒有看到色狼傷成那樣,其實那是高利貸追債才把他打成那樣的喔!我是好心才從醫院扶他回來的。」

「啊--!真的嗎?高利貸追債耶!好刺激喔!!」

還在龜速爬樓梯的我,聽到這些話差點沒摔下樓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JBTALKS.CC |联系我们 |隐私政策 |Share

GMT+8, 2022-8-14 11:37 AM , Processed in 0.15361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Thanks to ImageShack for Free Image Hosting
Ultra High-speed web hosting powered by iCore Technology Sdn. Bhd.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本论坛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3-2012 JBTALKS.CC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联盟网站:
JBTALKS 马来西亚中文论坛 | JBTALKS我的空间 | JBTALKS部落 | ICORE TECHNOLOGY SDN. BHD. | GXUnlimited-ECSHOP | TM UniFi | TM Streamyx | TM Fixed Line
www.jbtalks.cc | mobile.jbtalks.cc | www.jbtalks.com | www.jbtalks.my | www.icore.com.my | www.icorehosting.com | www.icorehosting.net | www.cttsite.com | www.icore.my | www.lpohchin.com
bbs.jbtalks.cc | bbs.jbtalks.com | bbs.jbtalks.my | bbs.jbtalks.com
回顶部